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

更多精彩

路怒者

2019-05-22 23:30来源:原创投稿 作者:神女湖畔人家 阅读:764

现年二十七岁的唐骏,出生农村,是一名华东大学装饰设计专业的本科毕业生。毕业后,他如愿进了本市一家著名的装潢公司,成了一名装饰装潢设计师。虽然他在公司只是个设计师,但在短短的数年多时间里,他独自设计并参与运作的装潢业务不?#24405;?#21313;个。他的设计,因视角独特而颇具潜质,不仅在本市业界渐渐崭露头角,有了一定的知名度,而?#19968;?#22312;全省的一次装饰设计大赛中获得过一个二等奖。因觉得自己在设计、运作方面已积累了一定的?#23548;?#32463;验,心里也有了底气,一心想出人头地的他便有了自己创业的信心和勇气。在婚后不久,便在岳父的鼎力支持下,他向公司提交了辞职信,自己开了个小公司。

唐骏的“骏马”装潢公司开业不久,就通过岳父的关系接到了给本市一家宾馆内部改造的生意。这是自辉煌公司开业以来的第一单。虽然这一单的工程量不过才十几万,但唐骏觉得这是他创业的第一单,也是代表他业务水平和能力的第一单!因此,他暗下决心,一定要把工程做好,把它当成代表公司形象的标杆工程去做。

按照宾馆金老板的意思,这次改造,既要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,同时也要最大限度地节约费用。在对宾馆内部构造进行细致研究后,他很快便有了自己的想法和思路。前段时间,他在公司独自熬了几个通宵,按照自己的设计思路做了三套方案,并把精心准备的设计方案和效果?#20960;?#23486;馆的老板送了过去。金老板斟酌后,最终确定了第二套方案,并与他写了个协议。这第二套方案,主要是选用一种刚上市的新型材料进行装饰。这种新型材料,装饰效果豪华气派,而且施工工艺也十分简洁。

方案定下来后,接着就要签协议了,可工人还没有着落。这天早上醒来,已怀孕七个多月的妻子方静向他建议道:“?#19994;?#24351;呆在家没事,加上你爸、你妈,这不就有三个人了吗?”

唐骏撇着嘴道:“你以为这是闹着玩呢?这是公司的第一笔业务,是形象工程!你弟弟和我?#33268;?#20182;们啥也不懂,干这活得找懂行的、有经验的人才行!”

“那就让?#19994;?#24351;给你做管理,你?#33268;?#32473;你做零活!”

“不行!”唐骏斩钉截铁地说道。

“这不是替咱将来的儿子?#30036;?#22043;!还不是为了给咱家省钱嘛!”方静躺在床上,抚摸着隆起的大肚皮撅着嘴,?#27905;?#36947;。

唐骏把耳朵贴到妻子的肚子上听了听,对着她的肚皮?#23454;潰骸?#20799;子,妈妈的话你说对不对?”

方静幸福地拍了一下丈夫的?#28304;?#25746;娇似的埋怨道:“看你……跟你说正经的呢!”

“好好好,我听你的还不?#26032;穡俊?#35828;完,便起了身。

“今天你陪我去趟医院吧,该做检查了。”她又摸着自己的肚皮道。

“哎呀,今天不行,让妈陪你去吧……?#19994;?#21040;市场上去,材料的数量和尺寸?#23478;?#21435;跟人家定下来了,不然……”

方静突然跳了起来,眉毛都立了起来!冲着丈夫嚷道:“你每次?#26082;?#25105;妈陪我去!你就不能陪我一次吗?”

唐骏不?#20154;?#35828;完,忙俯下身,按住她的肚皮讨好道:“哎呦,我的?#32654;?#23110;,我这不是为了咱公司的生意嚒!你千万别这样,当心动了胎气!”

“我不管!今天你必须陪我去!”

“好好好!今天……我陪你去还不?#26032;穡 ?/p>

小夫妻俩开着他家那辆“帕萨特?#22791;?#20986;小区大门,唐骏的?#21482;?#23601;响了起来。他忙摸出?#21482;?#26469;一看,是金老板打来的电话。金老板说道:“小唐,你那个方案我反复看了,有问题啊!”

正开着车的唐骏心里一惊,忙减慢了车速。他一只手握方向盘,一只手拿着?#21482;实潰骸?#37329;老板,您有?#27573;?#39064;?”

金老板漫不经心地道:“主要不放心那个新材料……”

一位老人,骑着一辆人力三轮车,在帕萨特的右边?#36824;?#34892;进到他的?#30331;?#38754;。

唐骏减慢了车速,边看着那辆三轮车,边对金老板解释道:“金老板,那种新材料您完全可以放心。再说……

金老板打?#31995;潰骸?#25105;看了网上的评论,这种材料不咋样啊!”

“网络上的评论不见得都对,我觉得那是施工方面的问题。原因在于,一些装修公司对这种新材料的性质没弄明白,结果导致在施工时出了问题。”

“那个价钱……咱还得再谈谈。”

“价钱?咱不是已经谈好了嘛。”

这时,前面路口的红灯亮起,三轮车驶向了唐骏所在的机动车道,并停了下来。唐骏的车也慢慢停了下来。

金老板又道:?#26263;?#35805;里说不清楚,你和你老丈人一起过来一下吧!”说完,不等唐骏说话,便挂了电话。

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方?#21442;实潰骸?#24590;么?金老板反悔了?”

唐骏想着金老板的话,心里有些发乱,没对妻子的问话做出反应。

这时,绿灯亮起。唐骏本以为前头的三轮车会直行,却没?#31995;?#23427;忽然往左急转。刚起步的他立即来了个急刹。车身剧?#19994;?#39039;了一下,?#21482;?#20174;他手里滑落,掉到?#24213;?#19979;。妻子方静却?#24425;?#21040;了惊吓。

唐骏忙熄了火,顾不得捡?#21482;?#20063;顾不得那辆头也不回的三轮车,转?#36710;?#24515;地问方静道:“怎么样?老婆,没碰着吧?”

方静的?#25104;?#24494;微有些发白,一?#32844;?#30528;胸口,一?#32844;?#30528;肚子,顿了顿,才道:“没事……这老头怎么这样?!”

后面在等红灯的几辆车响起了焦躁的喇叭。“嘀嘀嘀……?#27905;洁健?/p>

唐骏的心情还没从刚才的阴影里完全逃离出来,对身后生气地骂道:?#25353;擼?#20652;!催!老子就不走!”

方静却责备道:?#26696;?#20320;说过多少次了,开车不要打电话,你偏不信!”

这时,绿灯又变成了红灯,车后的喇叭声也消停了。唐骏打着了火,捡起?#21482;?#25226;?#21482;?#25918;到档位操纵杆前边的空?#27427;錚?#32487;续等红灯,并?#32456;?#36777;道:“我也不想这样,人家有事才会打电话来,咱谁也得罪不起。”

方静一时语塞。

绿灯再次亮起,唐骏便启动了车,驶出了路口。

没开出一百米,?#21482;?#20877;次响起。方静有些不?#22836;?#22320;看了?#21482;?#19968;眼,扭过头去看着车窗外,默不作声。唐骏只得靠边停了车,接听电话。这次是小舅子方宏打过来的。

“唐骏,你在哪儿呢?”方宏从未称过他为“姐夫?#20445;?#36825;点他倒也习惯了。

唐骏道:“我和你姐在去医院的路上,你有啥事?”

方宏?#23454;潰骸?#21435;医院干嘛?”

“陪你姐去医院检查一下……你有啥事就说。”他有些不?#22836;场?/p>

“也没啥事……”

他继续耐着性子?#23454;潰骸?#26377;啥事,你说嘛,干嘛吞吞吐吐的。”

“呃……公司咋样了?”

他笑着道:“你从来就?#36824;?#24515;过我公司的事,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?你有话就直说吧,?#19968;?#26377;一大堆的事呢!”

“我在家闲着也是闲着……公司要发展壮大不是也缺人?#33268;錚?#19981;如我也进公司吧……我要求不高,给个副总经理的位置就?#23567;!?/p>

“你说啥?”他回头朝方?#37096;?#20102;看,笑?#23454;饋?/p>

“你就说行不行吧?”方宏干脆?#23454;饋?/p>

唐骏没好气地答道:“我没意见,你先?#39280;?#20320;姐她的意见吧?”说完,便?#30036;?#20102;电话。

上了路,唐骏笑着对方静道:“你那个宝贝弟弟可真有意思……”

方静转过脸,疑惑地看着他,在等他的下文。

唐骏手握方向盘,看着前方,一边开了车,一边慢悠悠地笑道:“方宏的心挺大的,公司刚开业,一笔生意还没做成,他就要来当副总经理了 !我看,干脆,把我这个经理的位置让给他来当得了。”

方静有些不高?#35828;?#25735;着嘴道:?#26696;本?#29702;怎么了?你可别忘了!没我?#32844;?#30340;支持,你哪来的骏马公司?!咱哪来的房子结婚?!”

唐骏的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,在与方静结婚前,按照方静家的要求,他家必须得在城里买套房。现实状况是,唐骏的父母大半辈子的积蓄,也不够付城里这一套房子的首付。他不得不自己又借了一部分钱,才?#23637;?#20102;房子的首付。结婚后,方静她爸立即给他们小?#23047;?#20184;了剩下的购?#38752;睢?#21518;来,在他开公司的这件事上,老丈人也是倾其所有,鼎力支持的。这些事,一?#27605;?#23567;山一样,压在唐骏的胸口上,让他的倍感压力,却又无可奈何。他暗下决心,一定要做出成绩来证明自己的能力,让方静和老丈人看看,自己绝不是个?#25509;?#30340;人。

他忙陪笑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话没说完,?#21482;?#21448;响了。

唐骏低头看了?#21482;?#23631;幕一眼,见又是金老板,只得再次打了方向灯,靠路边停车。

“金老板,我有事去趟医院,等事完了,我就去你?#28508;摺?/p>

金老板迟疑了一会儿,用商量的口吻回道:“小唐,我感觉你这个新材料的方案不合?#30465;?#33021;不能重新弄一个方案……”

唐骏不禁心里又是一惊。

他的脑子快速旋转起来,虽然和金老板已有了一份协议,一旦对簿公堂,这份协议在法律上也不知道能起到什么作用,协议毕竟不是正式合同,再说双方闹僵了对自?#22909;?#26377;任何好处,况?#19968;褂欣?#19976;人那层关系在里头。此刻,他十分后悔自己?#31508;?#24590;么就没想到立马把正式合同给签下来。想到这,他忙婉言道:“金老板,那个方案?#31508;?#26159;咱俩当面敲定的,……您要是实在不满意的话,我可以完全按照您的意图来做,只要价钱方面合?#30465;?/p>

“小唐,?#19968;?#26159;想继续与你合作的,主要是?#38405;?#20010;材料不放心。”

“材料您绝对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!有什?#27425;?#39064;的话,我包赔您的损失!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“金老板,我们公司会?#32454;?#25353;照咱的协议来办,施工一定保?#26102;?#37327;!如果将来出现质量问题,您可以按协议追究我们公司的责任。”他故意把协议两个字说得很重。

金老板显然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,有些不悦,却?#33268;?#26465;斯理地讥讽道:“协议?事儿是死的,可人是活的。协议算个啥?即便是合同,也不是完全不能变的嘛!”

唐骏立即矮了三分,忙解释道:“金老板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……”

金老板在电话里打断了他,道:“你放心,?#19968;?#26159;相信你的,我也不会轻?#36861;?#38500;咱的协议的。”

金老板的态度,让唐骏琢磨不定,他的心里充满了疑虑,他又?#20449;?#36947;:“金老板,您放心,我不会让您失望的!”

挂了电话,唐骏的心里却很不踏实,他自言自语道:“究竟哪儿出了问题?”

方静道:“还能有?#27573;?#39064;,不是被人顶了,就是嫌你价钱高了!”

方静的一句?#26263;?#37266;了唐骏,原本信心十足的他不由得有些泄气,道:“按协议上的价格,利润就已经很低了,再?#25285;∥一?#36186;个毛啊!”

方静忍不住嘲讽道:“吃力不讨好!你?#30340;?#25630;那么多方?#29238;?#22043;?还别出心裁搞什么新型材料?”

唐骏的心情很郁闷,听了妻子的埋怨和讥讽,辨白道:“这可是公司的第一?#20107;?#21334;!这第一?#20107;?#21334;代表着公司的形象,也代表着公司的未来,一定得做成了!现在市场竞争这么激烈,不搞出点特色来,谁看得上啊!还不是为了公司的将来?#30036;?#22043;!”

方静见他说的也有道理,便不再说什么,心情却变得焦躁起来。

再次上路,两人都觉得心里有些不痛快,一路沉默了好长时间。唐骏看了一眼?#25104;?#20005;峻的方静,有意打破?#30340;?#27785;寂的气氛,便微笑着岔开话题道:“今天咱还是去找上次给你检查的刘大夫,我觉得她人特好。”

方静却不动声色地看着前方的十字路口,一言不发。唐骏忙?#21442;?#36947;:“别想了,公司的事有我。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呵护好咱的宝贝儿子。等儿子出生了,咱的第一?#20107;?#21334;也完工了,到那时,咱可是双喜临门,要好好庆祝一下!”

没想到,方?#19981;?#26159;一言不发。唐骏伸手扯了一下她的胳膊,?#23454;潰骸?#32769;婆,你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你好好开车吧。”她笑了一下,笑容也有些僵硬。

到十字路口时,“叮叮叮?#20445;?#21776;骏的电话又响了起来。

唐骏看了方静一眼,只得又拿起电话,看了一眼,原来是市场蔡经理的电话。这时,路口的红灯亮了,他停了车,接听电话:“喂!蔡经理,你好!”

蔡经理在电话里?#23454;潰骸?#21776;?#31995;埽?#22312;哪儿呢?”

“我在去医院的路上呢。”

“有个事跟你说一下,就是上次咱谈的那个新材料的事……”

“对了,?#33402;?#25171;算去你那儿呢!数量……我可能要追加一点。”

“这没问题,只是……这价格……低了点。”

“咱不是已经谈好了嚒?!”

“是这样,厂家?#28508;?#36816;费涨了百?#31181;?#20116;,所以……”

唐骏心里直冒火,生气道:“你啥意思啊?咱都说好了,我合同也签了,你涨价也得……”

蔡经理十分为难地答道:“?#31995;埽?#25105;也没办法,我也是刚得到这个?#30036;ⅰ?#25105;总不能……总不能做亏本买卖吧……”

“做生意要讲信誉!你……咋能这样呢?”

“?#31995;埽?#25105;也想好好合作,可按照原来定的价格,我就没得赔了。要不……要不你?#22870;?#30340;地方看看……”

“你怎么能这样呢??#22791;?#35828;完,那头便挂了电话。

唐骏没?#31995;?#34081;经理会突然涨他的价,他呆呆地看着前面的红绿灯,心里十分烦乱,以至于绿灯亮起时,他居然没注意到,忘记了起步。这时,身后想起了一连串急促的汽?#36947;?#21485;声。

跟在他身后的一辆白色宝马车的年轻车主下了车,几步走到他的帕萨特的驾驶室外,很不高?#35828;?#25970;了敲车窗,示意他摇下车?#21834;?/p>

唐骏按耐住心头的怒火,面无表情地慢慢?#30036;?#36710;?#21834;?#24180;轻人十分恼火,?#23454;潰骸?#20250;不会开车?#21487;?#30450;啊?”

唐骏没好气地戕道:“怎么了?等两?#31181;?#24590;么了?”

方静见状忙低头向年轻人解释道:“对不起,对不起!刚才接了个电话……马上就走。”年轻人见车里坐着一个孕妇,便住了口,转身?#21482;氐奖?#39532;车上。

这时,红灯转为了绿灯,唐骏却依旧没动,身后的宝马立即再次响起了催促的喇叭声。方静生气道:“你咋还不走?等着挨骂啊?”唐骏“哼”了一声,这才启步。身后那辆宝马怒吼着,急不可耐地超过了帕萨特,?#36824;?#36335;口,往前疾驰而去。

唐骏看着宝马的背影,骂道:“切!不就是辆破宝马吗?象是咱买不起似的,神气什么!”

方静听了,冷笑道:“你买得起?你这是羡慕嫉妒恨!”

“我买不起?还……还我嫉妒他?!笑话!”

方静?#21019;?#30456;讥道:“你就是嘴硬!你买辆宝马我看看?”

“你等着!等我做成了这?#20107;?#21334;,我立马就买一辆给你看看!”

方静又冷笑道:“买卖?八?#21482;?#27809;一?#26448;兀?#20320;还买宝马?”

唐骏气得?#25104;?#21457;白,嘴唇有些发?#21486;畔?#30340;油门不觉加了上去……

方静却没有住口,继续挖苦道:“我看你还是规规矩矩地回去上班的好,省得把咱家那点钱都败光了!”

唐骏的眼里冒出了火,?#30036;?#30340;油门不知不觉踩了下去!车象被什么有力的大手突然推了一把似的,猛地往前一窜。车速的突然加快,方静忙大声阻止他道:“唐骏!你慢点?!”

唐骏似乎没听到方静的话,也没有意识到她已是个身怀六甲的孕妇。他两眼?#26025;?#22320;盯着前方,双手紧握着方向盘,脑子里浮现出了妻?#26377;?#26031;底里发作时的样子。

?#25104;?#33485;白的方静一只手紧紧抓住?#24471;?#19978;的车把手,一?#32844;?#30528;自己的肚皮,她一双惊恐的眼睛紧盯着前方,怒吼道:“唐骏!你停下!你要干嘛?”

唐骏哆嗦了一下,不由得松了?#30036;?#30340;油门,减慢了车速。他却又不以为然地答道:“不干嘛!”

方静立起眉毛,愤恨道:“不干嘛?这么多车,你开这么快干嘛?!”

唐骏冷笑道:“你不是要去医院吗?我开快一点,你就能早点到医院了!不对吗?”

方静不依不饶地又怒道:“早知道这样,还不如让我妈陪我去呢!”

唐骏道:“不是你求着我让我陪你去的吗?怎么?又不需要我陪了?”

“我求你?我求你了嘛?”

“难道不是吗?”

“唐骏!你无?#25285; ?/p>

“我无?#25285;浚?#21681;俩谁无?#25285;浚 ?/p>

“你不无?#25285;靠?#20320;说的出口!看你办的那些事,哪件不是咱家给你出的钱!”

方静的一席话,说到了唐骏的?#21019;Γ?#20182;无言以对,可?#30036;?#21364;使了力。车速越来越快,很快便超过了六十,码表上的数?#21482;?#22312;不断地往上升……

方静紧张到了极点,她浑身发?#21486;?#23545;唐骏大声命令道:“停车!停车!”

唐骏根本不屑去?#27492;?#27463;斯底里的样子,冷笑道:“你不是要去医院吗?我开快点,这样你就能快点到医院了!”

方静感觉自己的心脏似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,跺着脚大?#26263;潰骸?#20572;车!停车!你停车!”

唐骏忽然面目狰狞地笑了起来,?#30036;?#30340;油门却依旧还在往下压。帕萨特像一匹脱缰了的野马一般,朝国道的那个有红绿灯的十字路口冲去……

这时,前面国道上的路口红灯忽然亮了,一度情绪失控的唐骏却忽然恢复了理智。他猛地踏下?#30036;?#30340;刹车踏板……车胎摩擦着柏油路面,立即发出?#29240;?#21553;吱吱”的刹车声。由于帕萨特的车速接近一百码,惯性让帕萨特的车后轮也越过了路口的白色底线,并在十字路口的中央位?#30473;?#20572;了下来。

这时,一辆满载货物的大卡车刚好遇到绿灯,正快速向这个十字路口驶来……在十几?#33258;?#30340;距离外,卡车司机已经发现了突然驶出?#20063;?#36335;口却又急停在路口中央的这辆灰色小车!他惊?#23567;?#19981;好?#20445;?#24773;急之下,慌忙采取紧急制动措施,用力踩下?#30036;?#30340;刹车板,并往右急打方向盘,试图尽量避开路中央的这辆小车……唐骏这时也看见了这辆朝自己?#31508;?#32780;来的大卡车,大?#23567;?#19981;好?#20445;?#24537;松开刹车,慌忙猛踩油门踏板,?#24425;?#22270;立即离开马路中央……然而,一切?#23478;?#32463;来不及了。

随着?#26696;?#22030;嘎?#38534;?#30340;一阵尖锐的刹车声,卡车在柏油路面上划出数道浓浓的黑色弧线,强烈制动下,轮胎和路面产生了强大的摩?#20142;Γ?#36335;面上立即升腾起青灰色的烟雾,并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浓烈橡胶臭味。在巨大的惯性作用下,紧急减速的大卡车还是越过路口的白线,朝小车的车尾左侧冲了过去…………紧急制动时,司机往右猛打方向盘,选择避开帕萨特的车头和车中间最具杀伤力的位置。

随着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帕萨特的车?#33485;?#21040;了卡车的猛烈一击!帕萨特像是巨人手里的一个小小的玩具,随即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身,车头和车尾调转了方向,又立即被卷进了卡车的“肚皮”里,继而,卡车的后轮又无情地向车身碾压了过去……幸好,车轮被刹?#21040;?#32039;地抱死了,帕萨特在车肚子里?#29004;?#34892;了数十?#33258;丁?#22823;卡车在撞上帕萨特后,又先后撞上三辆私家车,一辆小型面包车,在撞断了国道边的隔离护栏后,又撞上一根粗大的电缆铁柱子,才终于停了下来。

当天中午,警方在电视上发出了事故通告。

?#21834;?#22312;这起事故中,卡车司机陆某当场死亡,副驾驶?#39047;持?#20260;;帕萨特的车主唐某当场死亡,其妻方?#25345;?#20260;,其腹中七个月大的胎儿流产……帕萨特和卡车当场报废,并有多部车辆损?#25285;?#36824;导致了十余人不同程度负伤,经济损失达……”

猜你?#19981;?/p>

最新评论 查?#27492;?#26377;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足球赛事直播表2016

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

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
贵州快3形态跨度分布走势 广东26选5k线图 21点新开的私服 双色球和值走势图200 少儿围棋比赛 重庆欢乐生肖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今晚中奖结果 体育彩票e球彩进球数 体彩浙江6+1第18110期 十一选五任二多少奖金 中国足彩网-百度 半全场 意甲ac米兰国际米兰 白姐大型六合图库 网上买双色球可以买复式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