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

更多精彩

钓鱼

2019-05-22 23:29来源:原创投稿 作者:神女湖畔人家 阅读:663

陈六一已近不惑之年,在机关副科长的位置上却一直原地踏步。为此,他感到有些郁闷。

几个大学时候的知己同学没少给他出过主意。一个在市委的同学就曾经十分中肯地批评了他,说他的智商虽高,但情商却很低,不但思维方式落伍,而且缺乏政治敏感性,更是犯了教条主义的错误;身为老板的胡有林同学则说,他止步不前、没能“脱颖而出”的根本原因在于领导对他不了解,以致于让领导产生了错觉,觉得他陈六一对自己不够尊重,与工作能力水平无关。并建议他,?#19968;?#20250;多与领导接触,最好能和领导建立起感情来,让领导熟悉自己,了解自己。也只有这样,将来才有机会得到领导的重视。不然,即便是工作能力和水平再高,也很难有上升的机会。

陈六一似有所悟,觉得同学们说的的确有道理,?#24425;?#23616;里的现实状况。一想到有些人,他的心里颇不平衡。这些人,工作能力并不怎么样,却削尖了?#28304;?#26377;事没事的往领导眼前蹭,在领导面前跑前跑后,张牙舞爪着滔滔不绝的,时间长了,领导自然就眼熟了,得到赏识的机会似乎也就多了。局里很多重要工作自己都有参与,因为并不刻意在领导面前表功,自己总是有意无意地被落在了别人的后头,功?#25237;?#25104;了他们的了。想想?#24425;牽?#33258;己工作做得再好,成绩却是在科长的领导下取得的,于自己这个副科长毫无关系,自己的工作能力根本没办法在局领导那边体现出来。看来,这位胡有林同学的观点?#25925;?#24456;有道理的,让局领导了解自己,的确比工作本身更重要。

一把?#21482;?#23616;,人称是局里的“冷面虎?#20445;?#26159;一点情面都不讲的。据说在前年,某个部门小领导因为“得罪了”他,上门去给他送大礼、赔不是,结果被他给硬生生地晾在了门口,最终?#25925;前?#20154;家给撤了职。想到这,陈六一脊背都有些发凉,连说送礼这事自己绝对干不来。

胡有林同学则不以为然,他说道:“是人就有缺点,事事都有漏洞,只要你去仔细找,总能找到下嘴的地。人是讲感情的,一旦有了感情,便就有了机会。”

胡同学?#37027;?#21578;诉他:“你们黄局……有这个爱好。”说着,双手做了一个持竿钓鱼的动作。陈六一看,便心领神会了。

在一个周末,胡有林主动约了他们局的几个领?#24049;?#31185;长到市郊的一个休闲农庄去钓鱼,并让陈六一陪着一起去。胡同学说:“你得好好表?#30452;?#29616;,不要让我失望。”陈六一答应着,却想了半天,想不出自己该怎么个好好表现法。老婆理解道:“表现嚒,有啥不?#32654;?#35299;的?不就是端个茶,送个水啥的?!”陈六一却道:“你这叫啥主意?肤浅!”

第二天清晨,陈六一带着?#31456;?#26469;的鱼具,早早地赶到农庄,却发现自己已经来晚了。农庄北头的一个四四方方的大水?#20937;?#19978;,已经排了很多人。他们或站、或坐,纷纷?#27835;?#30528;鱼竿,目不转睛地盯着水面看。从不钓鱼的陈六一虽然昨晚在网上查了钓鱼的相关知识,这时却也不免有些懊恼,心想,钓鱼要赶早,特别是今天,自己怎么把这茬给忘了。不过,这毕?#25925;?#31532;一次,对钓鱼?#27492;担?#33258;己完全是个门外汉。再说,老同学刻意这么?#25165;牛?#22823;领导并不知情,也就不会有啥想法。于是,便自然轻松起来。

水塘北边中间的钓位上坐着的便是黄局,在他两旁边的,?#30452;?#26159;秦副局长、罗副局长,卢科长和方科长也另坐两厢。胡同学则徘徊在他们中间,和他们说这话,因为相隔比较远,听不清他在说什么。

陈六一忙快步绕着水塘,来到众人旁边,先朝胡同学微微点?#35828;?#22836;,便笑?#30036;?#20960;个领导打招呼,秦副局长和罗副局长见他来了,只侧过脸来,冷冷地说了声:“来了。”又立即转了脸,只看着水面上的飘着的鱼漂再也不说话了。一头银发,身材微胖的黄局则连看都没?#27492;?#19968;下,只看着水面,一个字都没吐,像是把陈六一当成了飘过来的一阵微风。

陈六一来到黄局身后,刚想叫一声 “黄局,您早!?#20445;?#20294;见他这个全神贯注的状态,只张了张口,?#24425;前?#38382;候的一句话给咽了回去,并转脸十分尴尬地朝胡同学的脸上看去。

胡同学忙用眼神示意他。这意?#24049;?#26126;确,陈六一只得再次硬着头皮,上前怯怯地对黄?#27835;?#20505;道:“黄局,您早!”

黄局像是刚发现他,忙转了脸,冲着他点了一下头,又立即转过脸去,依然看着飘在水面上的鱼漂。恰恰这时,水面上的鱼漂微微?#20142;?#27785;,他便顾不得身旁的人,却也不着急,一只?#27835;?#31283;地握着鱼竿,两眼放着光,聚精会神地盯着水面上那串鱼漂,象饿极了的猫闻到了鱼腥味一样,静静地?#21364;?#30528;……

一时,旁边的众人都忘了自己也在钓鱼,对自己钓竿下的鱼漂也漠然了,纷纷朝他这边看来,仿佛这时只有黄局一人在战斗,而他们则是在一旁观战而已。陈六一又一阵的懊恼,觉得自己的时机?#32622;?#25226;握好。

突然,本来坐着的黄局忽然站了起来。他弓着身子,喘着粗气,双手紧握着即将要被提起的鱼竿,两眼却依旧紧盯水面……只见又忽然他直了身子,握着钓竿的?#32622;?#22320;一抬,以迅雷不?#25226;?#32819;之势地往后一甩,“唰”的一声,微波荡漾的水面立即泛起一大串水花,一条鱼儿瞬间自水下飞起,随着钓竿、钓线和鱼漂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靓丽的弧线往水?#20937;?#19978;飞来,“啪”的一声,跌落到?#20937;?#19978;。鱼儿上了?#20937;。?#20415;已脱了钩,立即在地上不住地扑腾起来。众人都长嘘了一口气,并赞叹起黄局的垂钓水平来。罗副局长赞叹道:“黄局,果然是老将出马,一个顶俩,这话一点没错啊!”

陈六一不容分说,忙上前一把双手摁住还在扑腾着的鱼儿,紧紧地抓在?#20013;?#37324;,大喜着叫道:“黄局!好大的鲫鱼啊!”又送到黄局眼前。黄局看了看那条鱼,只微笑着朝他点?#35828;?#22836;,很满意地道:“嗯!还不错,算是开张了!”

陈六一忙赞叹道:“黄局!这条还真不赖……”

黄局看了他一眼,只笑了笑,问道:“你是……”

陈六一道:“我是陈六一!”说着,便把鲫鱼放到黄?#32622;?#21069;的鱼袋子里。

胡同学忙俯身上前替老黄串鱼饵。

“哦!我知道,陈老爷子的公子, X科的陈六一,听胡总说,你和他是同学?”他看着胡有林装鱼饵问道。

“是的,是的。”陈六一朝胡同学看了看,脸上带着欣喜的神色。

原本陈六一在胡同学的授意下,是出于联络感情的目的才和黄局一起出去钓鱼的,却没料到,自己?#27493;?#28176;?#19981;?#19978;了垂钓。

自此,在胡同学的?#25165;畔攏?#38472;六一和黄局在一起钓鱼消遣的机会越来越多。陈六一知道,自己毕?#25925;?#20010;垂钓新手,和有十几年钓龄的垂钓高?#21482;?#23616;相比,自己的钓技相差得不是一点半点。因此,在以后的垂钓过程中,他都会有意无意地向黄?#26234;?#25945;垂钓心得。半年以后,他和黄局的关?#23548;?#36895;升温,两人“打?#27809;鶉取薄W源?#32993;同学在两人之间有意?#37027;?#36864;场后,两人常常互约着出去钓鱼,两人成了亲密无间的钓友,双方以“老黄、小陈?#34987;?#31216;,并有了一个切磋钓鱼?#23478;?#30340;老地方——弥里水库。连陈六一也没料到,自己不但掌握了钓鱼?#35760;桑?#36824;真跟黄局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,而且,黄局约自己出去钓鱼的次数还更多一些。

得到?#30036;?#30340;胡有林同学觉?#27809;?#20505;也到了,应该趁?#21364;?#38081;,便提醒他在?#23454;?#26102;机,在老黄面前透露出自己要求进步的想法。没料到,陈六一居然更加为难起来。问他啥原因,连陈六一自己一时也说不清,就是觉得这事自己说不出口。

在一次同学聚会时,胡同学又再次提起这事,陈六一却尴尬地说道:“咱俩虽然现在关系很近,经常在一起钓鱼,也许能称为?#32454;?#24847;义上的钓友,可咱俩?#25945;?#30340;多是垂钓方面的话题,绝少涉及其他方面的事,再说,我总不能在他面前‘毛遂自荐’,说我想当科长吧?这……这让?#20197;趺此?#24471;出口啊?”

“不急,再等等,总有一天会有机会的。”胡同学想了想,深有同感地说道。

这天又是周末,临下班时,老黄打电话给陈六一,约他明天一起去老地方——弥里水库钓鱼。

第二天上午天刚亮,老黄便把车开到了陈六一家的楼下。

带着钓具,一上车,老黄便道:“怎么样,小陈,今儿咱俩再比一比,?#27492;?#38035;的份量大!”

陈六一撇撇嘴道:“不,上次输给你不过就三百克,在?#24425;?#19978;我可没输给你,今天还比?#24425;?#19981;?#30830;?#37327;!”

老黄启动了车,像孩子似的把头要得像拨浪鼓一样,否决道:“不行!咱得?#30830;?#37327;,那才体现真水平!”

“你?#27492;?#28023;钓鱼节目上,那比赛档次高的,都是比?#24425; ?/p>

“哪有啊?”

两人互不相让,一路开着车,往水库而去。

到了水库,陈六一只想着和老黄“比赛?#20445;?#19968;时把那位胡同学的话放到了九霄云外,?#23545;?#22320;离老黄安置了钓位。等安置妥当了,却忽想起了那天同学聚会时胡同学关照的话,想把钓位再移到老黄身边去,?#24535;?#24471;不妥,心里不免七上八下起来,也没心事投入到两人的“赛事”里头去了。

正这时,隔着老远就听到老黄的手机响了起来。老?#24179;恿说?#35805;,却朝着他直招手,示意他过去。陈六一巴不得,忙?#30036;?#38035;竿,快步朝他走了过去。

老黄道:“小陈,今天比不成了,我得马上回去……?#34987;?#35821;里透着无奈的口气。

“咋的了?”

“我老婆上菜市场出门把钥匙落家里了,进不了门……我?#27809;?#21435;送钥?#20303;!?#20182;并没有收鱼杆的意思。

“我去送!”陈六一巴不得有表现自己的机会,说得很干脆。

“这怎么好意思……”

“没事,一来一去不过一个多小时嚒。”

“那……行!你把钓竿拿过来,回头,咱接着?#21462;!?#20182;拿出一串钥匙,递给陈六一道。

“等我,我一会儿就回来。”说完,拿着钥匙就跑开了。

等他回到水库,已是上午九点多了。

他首先拎起老黄的鱼袋看了,只见大大小小的几十条鱼在鱼袋子里?#29677;?#22103;啦啦”地翻腾,大惊道:“老黄,收获颇丰啊!这……这让?#19968;?#21643;比啊?”

老黄笑道:“这三十二条鱼咱俩平分,下面咱接着比!”他朝着原先陈六一呆的钓位努了努嘴,又道,“你原?#21364;?#30340;窝子现在肯定有鱼,现在下杆,正是好时机呢。”

陈六一道:“不,那不公平,我就在你这儿下杆,这样才公平呢。”

他的这个理由不知?#26469;?#21738;?#32654;?#30340;,老黄却也没跟他?#24179;希?#31639;是默许了。

重新?#25165;?#22909;了鱼竿,陈六一道:“老黄……听说……最近局里人事要变动?”

老黄收起钓竿,一边重新串上鱼饵,一边笑道:“你听谁说的?”

陈六一脸上发烫,忙掩饰道:“听我……那个胡同学说的……”

“连我自己都不知道,你同学咋知道的……市委的消息?”这时,恰好有鱼咬钩,他忙又道,“咱只钓鱼,不谈无关的事。”

陈六一只得住了口,再也不敢说下去了。

傍晚时,两人称了鱼重,陈六一的鱼获足足比老黄轻了三公斤多,老黄心里乐开了花。

几天以后,陈六一在胡同学面前提起这事。胡有林当时就生了气,还恨铁不成钢地严厉批评了他:“哪有这么在领导面前打听事的?!打马虎眼也不能这?#21019;?#21543;?!你咋还摆不正自己的位置呢?#31185;?#36215;来了?!你和黄局关系再好,也不能……也不能称他老黄吧!就你这智商……我看比情商还差呢!真是扶不起的阿斗!真不知道你这么多年在机关是咋混的?肤浅!”说完,拍拍屁股走了。

胡有林的一席话,说得陈六一沮伤懊恼无比,也觉得自己的确做得太过,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。过后,他只得厚着?#31216;?#19978;门赔小心,再次请胡同学指点?#36234;頡?/p>

两人一起喝酒时,胖墩墩的成功人士胡有林同学也没太把这事再?#19968;常?#20182;摇着头对陈六一说道:“老弟啊,这人和事儿是一个理,两个关系再铁、再接近,也有缝隙和隔阂的地方。就像你和他,关系发展到现在,只局限于钓鱼这块了,也没谁了,我也真服了你了。”说完,却咪了一口酒,才又道,“这是不行的!这两人在一起,你得往那方面引才?#23567;?#25105;看,问题可能就出在你那儿了!”

“我不是不想。可……可他是局长,我……怎么引啊?我也没办法说啊!”陈六一连自己也觉得自己不但缺情商,连智商也有问题。

胡同学拣了一口菜,送到嘴里,咀嚼着?#20102;?#20102;一会儿,才道:“你说得也不是都不对。”他?#30036;?#31607;子,叹息了一声,才又道,“看来,得想个其他的办法才?#23567;!?/p>

“还有啥办法?”

他若有所思道:“?#25925;?#24212;该上门走动走动。”?#26234;?#35843;道,“不过……你以后可不?#20197;?#31216;呼他老黄了!”

陈六一忙道:“不敢了,打死我也不敢了!”

胡同学向他做了一个手势,让他附耳过来。陈六一忙把耳朵贴了过去……

陈六一听了,忙惊讶道:“这不成了跑官、要官了嘛?”

胡同学不屑地对他讥笑道:“?#39047;?#37027;熊样,现在谁不这样?就你清高?!”

“可我从来没做过这样的事……也不会啊?”

“?#39047;?#37027;没出息的样?你这样一辈子也别想出人头地!肤浅!”

当天晚上,陈六一领着大包的礼?#27427;?#21040;老黄家门口,犹豫了好半天,胳膊腿上挨蚊子咬了好几个包,才按响了他家的门铃。女主人开了门,一见是他,忙诧异道:“小陈,你咋来了?”低头看见陈六一手里拎着的礼?#27867;校?#21364;没让他进门,说道:“老黄没在家,你这是……”

陈六一忙支支吾吾地道:“黄局这些天腿脚不太好……这些……”他抬了一下手里的盒子,又道,“这些给他补补身子……”

女主人却笑道:“哪来的话!他的腿脚是老毛病了,没啥事,哪用得着补啊?!”

“反正……反正……我……我……表示一下心意,没其他意思,没其他意思。”说着,?#30036;?#30418;子,便象做了贼似的转身逃了。

女主人忙追出门,在他身后大喊:“小陈!小陈!”却见他很快消失在了?#40723;?#37324;。

接下来的几天,老黄没跟他打过电话,心怀不安的陈六一也没敢主动约老黄,更没去过老黄的办公?#25671;?#32993;有林同学打电话来问了情况,虽对他的做法很不满意,却也无法,也只得让他静观其变。几天下来,原本忐忑的他,心里?#27493;?#28176;平静下来。

这个周末下班时,他又接到了老黄的电话,说的却?#25925;?#32422;他一起去水库钓鱼的事,关于他送礼的事一个字也没提,陈六一暗自高兴。

早上,陈六一早早地赶到了小区门口,等着来接他的老黄。老黄姗姗来迟,等了近一个小时才到。坐到?#36947;錚?#32769;黄却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,既不提送礼的事,也不和他侃钓技,只是严肃地默默开着车,两人之间仿佛一下子有了很深的陌生感。一路的沉默,让陈六一想起了以前被他?#20998;?#30340;那个小领导,便有些紧张,一路都不太自在。

到了水库,老?#39047;?#19981;作声地安置好钓具。陈六一也挨着他也安置好了钓具,只拿眼角的余光观察老黄。老黄似乎察觉到了自己今天的变化给小陈带了些压力,让他也变得谨慎起来,便有意?#33322;?#19968;下他心里的不安,笑着道:“小陈,怎么了?#31354;?#19981;说话?”

陈六一忙忐忑地笑着掩饰道:“我没……没啥。您是不是有啥事?”

“没事,都过去了。”

“您说……啥事……都过去了?”

“老罗被市纪委带走了,你还不知道?”

陈六一不觉大惊,这事他还真没听说,便急问道:“罗副局长?!他……他啥原因啊?”

“行贿受贿!”他顿了顿,又?#25104;?#20005;峻地道:“我看,是抓晚了!这种害群之马,再晚点就把咱局给全祸害了!这种人,绝不能掌权!”

陈六一脑子里一时有些发乱,额头上不觉也出了汗,也不知道是热的,?#25925;?#34987;这事给惊吓出来的。

“小陈,是不是最近工作上有什么不顺的地方了?”老黄话锋一转,问道。

陈六一忙收回了杂乱的思绪,听了老黄的问话,心想,幸亏送礼那天老黄不在家,要是他在家,自己肯定得照胡同学的想法把自己想提拔的事给说出来,这事要是真的说出来了,不知道老黄会怎么想呢!老黄到今天都没?#30340;?#20107;,那是给自己留了面子的。再加上,刚又出了罗副局长这事。这事,想想他都有些后怕!不过,今天老黄主动说起自己工作上的事,这事?#25925;?#31532;一次。想到这,便忙道:“没啥事……挺好的……”

老黄看着水面上的鱼漂,漫不经心地道:“工作上有啥困难直接跟我说。”陈六一听了,估计他可能会说“不要搞那一?#20303;?#20043;类的话。想说些什么,眼前却?#32622;?#20986;了胡同学恨铁不成钢的面容,不觉一阵懊恼。正想着该如何应他的话时,他却又转移了话题。

老黄问道:“小陈,你钓鱼也有好长时间了,你有啥感想不?”

“钓鱼……感想?”

“对啊!你难道一点感想也没有?”

“嗯……一是需要耐心,二?#19988;?#35266;察仔细,三?#19988;?#25226;握火候……反正能把鱼钓上来就成了。”

老黄点头笑道:“不错。不过,我钓鱼最大的感觉是乐趣。钓鱼的乐趣其实不在钓鱼的收获,而在于钓鱼的过程,?#32469;?#26159;鱼儿上钩的那一刻,这体验刺激,享受,也最有成就感。”

他扔给陈六一一颗烟,自己也点了一颗,继续道:“咱就说这钓大鱼吧……你要想钓到大鱼,出好成绩,首先钓位就得选好,得往深处下钩,让鱼饵沉到深水潭去,才有可能有大的收获。原因很简单,因为大鱼往往在深水潭里活动,而小鱼则往往在水面附近活动。你一下竿,它就跟你闹,不但会误导你,而?#19968;?#35753;你不得踏踏实实地钓大鱼。即便是钓到了这些小鱼小?#28023;彩?#20063;可观,却是轻如鸿毛、无足轻重的一类。大鱼往往沉稳,小鱼常常浮躁,而浮躁的是成不了气候的。一般人都?#19981;?#38035;大鱼,原因就在于此。其实,在很多事情上,都是这个理。”

回到家,躺在床上的陈六一反复回想了白天水库边的情景,特别是老黄的那些话,总在他的脑海里回放。他觉?#32654;?#40644;的那?#20301;?#20687;是有所指,似乎有一些弦外之音?#33073;?#22806;之意。

他暗想:老黄说要想出好成绩、钓大鱼,就要往深潭里放“鱼饵?#20445;?#24471;沉到水底去!这话究?#25925;?#21861;意思?是暗指自己工作上浮躁了?没沉下去,没出过啥骄人的成绩?或者是指自己给他送的礼太轻了,还得进一步加大投入?#21051;热?#26159;第一层意思,那就证明自己得到提?#25991;?#21069;是不可能的,意?#23478;?#24456;浅显,在老黄看来,自己目前还太浮,还需要沉下去继续锻炼,需得等将来有了成绩才能提拔和重用!而?#28909;?#26159;第二个意思……自己送的礼的确太轻了,不过区区几百元而已,一般人是根本不会放在眼里的!

不过,凭着这大半年来与老黄的交往,以及通过罗副局长这事来看,陈六一觉得,老黄似乎不是那种见利忘义的人。

但是,凭感觉?#25735;?#27605;?#25925;峭撇猓?#26410;必是事实。他思来想去,犹豫再三,觉得这事?#25925;?#35831;教一下那位铁哥们胡有林同学来帮忙梳理一下。如果是这第二种意思,事情倒好办了,只需要胡同学一人出马就可以搞定了。

胡同学听了他的详?#24863;?#36848;,立即道:“这是明摆着的!老弟,咱这就给你?#25165;牛?#20320;觉得咱啥规格比较稳妥??#27605;?#28982;,胡同学觉?#32654;?#40644;指的就是第二种意思,肯定没跑!

陈六一听了,忙连连摇头,他以为,第二种情况的可能性不大。并第一次提出了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,坚决不同意胡同学的观点:“我看老黄不是那种人!”

“你咋又老?#35780;?#40644;的?!跟你说过多少遍了,别老?#35780;?#40644;的!”

“这又不是当着他的面!”

“这也不行!”胡同学严厉地批评道。

“好好好!黄局,黄局!但你不能老用商人的眼光?#21019;?#20182;!”

“商人的眼光怎么了?我就是这么一路过来的!”

“这种方式也不见得处处都?#35270;?#21543;?!”

“切!反正这事我就不信!”他轻蔑地笑道。

陈六一把那天钓鱼时,老黄对罗副局长出事的看法对胡同学也说了。胡同学听了,连连摇头道:“冠冕?#27809;?#30340;话谁都会说!这事儿,说了谁信啊?”

“我就信……?#34987;?#34429;说出口,其实陈六一却也不敢保证老黄的确不是那种人。

接着连了几个?#30631;冢?#32769;黄也没和陈六一联系,听说他最近在忙,也很少出门去钓鱼。胡同学问陈六一怎么回事,陈六一只说不知道,可他心里却也有了些失落感。

又过了两个?#30631;冢?#32769;黄又给陈六一打电话,让他一起去老地方钓鱼。

到了老地方,两人放好了钓具,老黄却走到岸边的一片树荫下。陈六一忙也跟着走了过去,和他一起坐下来边抽烟边聊天。

老黄道:“小陈,老爷子今年快八十了吧。”

“今年七十八了。怎么……”他有些诧异,今天老黄咋会提到他父亲了。

“听?#30340;?#22909;长时间没回去看望他老人家了?”

他更诧异了,难道老黄去父亲家了?便实话实说道:“快……一个月了吧。”

“有时间,?#25925;?#24471;多回去陪陪老爷子才是。老人家?#38706;?#21834;……”老黄意味深长地说道。

陈六一的父?#29366;?#23616;里退休快二十年了,当年是从局长的位置上退下来的,局领导逢年过节时都会上门去慰问一番。陈六一心想,前段时间过重阳节,老黄一定是亲自去慰问了老爷子。老爷子思想传?#24120;?#20445;守僵化,已?#23545;?#22320;落后于时代,说不定还在老黄面前数落了自己的种种不是,不然今天老黄不会说这话。

想到这些,便道:“老爷子?#25925;?#32769;思想,不了解现在的新时代,跟他……真谈不到一块儿去,还动不动就教育人……烦得很……”

“老爷子虽说想法陈旧?#35828;悖?#20294;未必都过时嘛。他说共产党员的信仰,我就很赞同。你是……那一年入的?#24120;俊?/p>

“我是二十岁……大学四年级的时候入的?#22330;!?/p>

“都快二十年了,?#24425;?#32769;党员了。我是……XX年入的?#22330;?#37027;年我十八岁,比你早几年。”

“您入党真早。”

老黄回忆道:“那年咱老家那地方地震,死了好多人。那年?#24425;腔指?#39640;考的第二年,?#20063;?#21152;了那年的高考,在家等录取通知书。有天下午,发生了地震,咱大队书记立即组织人员进行自救,我也参加了。当时,咱大队书记刘栋梁说的一句话感动了我。”

“他说什么了?”

“地震发生后,伤亡惨重,在那种情况下,村民们都慌了神,我和咱村的几个年轻人,刚入?#24120;家?#20826;员的身份和刘栋梁一起进行自?#21462;?#25105;至今记得刘栋梁当时说的那句话!当时,他很淡定地对我们大?#19968;?#35828;:‘是党员的,排在第一梯队!非党员的,排在第二梯队!’就这么一句话,远没有电影里的英雄说得那么响亮,但在当时,的确说出了作为一名党员的责任和担当。”他抬眼看着水库对面的丘陵,激动地继续说道,“那天晚上,因为余震,咱大队书记就被一堵土墙给压了……”说着,他站了起来,眼角似乎闪着泪光。

陈六一默不作声地看着他的脊背,霎时,觉?#32654;?#40644;略显佝偻的脊背在自己眼前一下子显得高大起来。他一骨碌跟着也站了起来,站在他的身边,也看着对面的那片绵延起伏的墨绿色丘陵,心潮也跟着澎湃起来。

满头银发的老黄转脸激动地对他道:“那种为?#24120;?#20026;人民、为事业献身的精神,正是你们家老爷子念念不忘的东西!可如今,很少有人懂得了,甚至包括一些党员。他?#21069;?#20826;性、原则抛在脑后,把责任和担当抛在了脑后,把入党当成垫脚石,把入党当成谋?#22204;?#30340;梯子、踏板!和刘栋梁这样的党员相比,他们算什么呢?”

陈六一的内心被震动了,他已经很多年没听到这样的话了!老黄的一席话,说得陈六一脸上火辣辣的。老黄又说道:“那天,我和老爷子谈了很久,谈了你,谈了局里的一些事。”

“老爷子究竟?#38405;?#35828;了啥?”

老黄笑道:“知子莫若父,老爷子?#25925;?#20102;解你的。”

“他究竟说了啥?”

“你还年轻,凭着你的聪明才智,将来必有大用!不要灰心,要相信组织,相信自己。”

“这?#27492;担?#25105;是没?#31487;?#20102;!”他觉?#32654;?#40644;跟自己贴的更近了,便直截?#35828;?#22320;问道。

老黄拍了拍他的肩头,未置可否地笑道:“是金子总会发光的。”

陈六一的心里不免?#25925;?#26377;些失落。他思考了一会儿,点头道:“老黄,我懂了!”

“好!你懂了就好,懂了,你也就成熟了!”

忽然,老黄指着水面上快速沉下去的鱼漂大喊道:“上鱼了!快,小陈,拿抄网!”

几天以后,陈六一回了趟老爷子家,在老爷子家看到了那天送到老黄家的那个礼?#27867;校?#32769;爷子说,老?#35780;次?#38382;时,带了一大堆的东西,他显然不知道,那个礼?#27867;?#26159;自己送到老黄家去的,陈六一便也没说这事。

一个月以后,局里传出老黄退居二线的消息。陈六一此时已心静如水,工作比以前更扎实、更得力了。胡同学多次催问他提拔的事,他只是一笑了之,根本没把提拔的事放在心上,他心里装着老黄的那句话:“是金子总会发光的!”

第二年春天,局里的人事终于有了变动。

罗副局长被?#20998;?#26597;办,老黄从局长的位置上退了下来,新来了一位姓田的任局一把手,秦副局长原地踏步,陈六一调离机关,调往局下属的服务公?#25937;?#32463;理。

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的胡有林同学打电话来问他:“你小子能耐大了,这可是个?#20160;睿?#27604;在机关实惠多了,你小子居然还瞒了我!一定送了不少礼吧?”陈六一道:“没有的事,你咋老用你那?#35780;?#30524;看人呢?!肤浅!”便挂?#35828;?#35805;。挂?#35828;?#35805;,他看着办公桌上是手机,却又摇了摇头。电话那头,胡同学一脸的疑惑,不知道自己究竟哪儿“肤浅”了。

自此,陈六一依旧常常和老黄一起出去钓鱼,两人更加亲密了,却与胡同学疏?#35835;恕?/p>

猜你?#19981;?/p>

最新评论 查?#27492;?#26377;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足球赛事直播表2016

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

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
福彩3d和值走势图近300期 复式3中3要中几个 电子游戏三巨头 中特玄机报 重庆百变王牌技巧软件 河南11选5基本走势图 福利彩票25选7开奖结果 双色球红球中1个蓝球多少钱 安徽时时彩开奖走势图贴吧 多多乐彩泥套装 六十期六肖中特 天津11选5蛋托玩法 单双中特区 最新河南22选5走势图百度 竞彩和北单竞猜的区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