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

更多精彩

油菜花依然,故事已不在

2019-04-17 22:22来源:原创投稿 作者:素心笺月 阅读:568

昨天陪大伯去天水看病,天水气候比我家乡好多了,一路坐车驶去,满眼春的气息。道路两旁的树早已绿意盎然,嫩绿的叶子是生命的象征。

坐车我总?#19981;?#21452;眸望向窗外,任风景极速从眼前飞过,像电影里的画面,擦肩而过的路人。风景在眼角斜处,断断续续,光秃秃的树干是冷漠,抽出绿芽的枝条是激情,挂满花朵的枝头是热情。

高速公路两旁的油菜花是一道风景,耀眼的黄色在方块地里格外显眼。小时候我不太?#19981;?#27833;菜花,因为油菜花的香味太浓,太厚重,所以只要闻到就被熏的头疼。长大后,村里几乎没有人在种油菜,所以油菜花见的就少了。

在公路两旁突然看到油菜花,我?#25925;?#28385;心欢喜,一片片断断续续的闪过。风太大,我关上?#30414;В?#20934;备闭上眼睛眯会,却?#27426;?#38754;女孩窗子里飘进来的油菜花香惊醒。是油菜花的香,不?#27809;?#30097;,只是这香味不在厚重,不在熏的我头疼,我打开我这边的?#30414;В?#20351;劲让风把花香?#21040;?#26469;,只?#19978;?#36710;速太快,没有留下过多的熟悉的香气,便不再有了。

?#36335;?#20154;世间的所有故事与人都是如此,像这阵阵花香,顷刻间,便不再?#23567;?/p>

中午给同事捎吃的,站在摊前,老板娘问我,姑娘,这个男孩子你见过没?我定睛瞅瞅,说没?#23567;?#32769;板娘说怎么可能,他是谁谁谁的儿子。我再一?#21619;?#30555;,可是确实不认识。他是你同学,你怎么不认识?

同学?我把他这张脸孔放在脑海里,速速扫描,扫描失败。结论依然是我不认识。好吧,我问他,你是我同学吗?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?我也不是一个装作不认同学的人啊!他淡淡一笑,说,小学一起读过一年级。有点晕,好吧,一年级,我确实没有这个一年级同学印象。

回到家,我想到了小学时玩的很好的几个玩伴。脑海中第一个出现的是石冬梅,一个有两颗长长虎牙的女孩,记得她的辫子很长,牙齿和她哥哥一样有特色,撅起来。对她所有的记忆从上完初中便终结了。从初中毕业后,便再也没有见过。听说她家全家搬去了外面,具体到哪了,我也不清楚。只是那个我小时候的好姐妹,再也没有了任何联系,也许这一生都不会再见了,我这样想。

有些人的存在,像此生遇过的风景,一眼,便一生,不需要刻意,就烙在了心里。有些,也只能一生一次,没有重新选择的机会,也没有?#25991;?#26469;回欣赏的?#26102;盡?/p>

小时候下课后最?#19981;?#30340;是去摘野菜,几个甚至几十个同学,每人端一个盆子,一路有说有笑的去,收获满满的归来。?#32423;?#19981;忘了干一些坏事,摘几朵?#19981;?#30340;花,戴在?#39134;希?#20667;傻的幻想自己是倾城倾国的公主。那时候的笑容是纯洁的,不参杂一丝的外在情绪,伤心了就是哭,高兴了便是没心没肺的笑。

我依然清晰的记得我的笑声曾带给我一次教训。那是小学的课外活动,同学们都在抓杏核(抓杏核是我们儿时的一种游戏),上课了,同学们依然兴致勃勃,说着下课继续,谁头家,谁二家,谁三家。也就是这二家让我挨了一顿打。

我们这边方言里把婆婆叫二家,具体怎么写,哪个二我不清楚,只是这样?#23567;?#25105;们抓杏核喊到二家时,一个个没有人承认了,就知道一个劲的笑,?#36335;?#37027;会谁承认了谁就已嫁出去,成为有婆家的人,迫于无奈,是二家的也不会承认。而我又是个大嗓门,一边喊一边哈哈大笑,班主任?#26174;?#23601;听到了我的笑声。

班主任前脚进来,后脚拉着脸问,是哪个女生上课了不写作业在那大笑的?我看看同学,低着头站起来,然后被班主任象征性的敲了一下。

这事过去了十几年了,却清晰的印在我的心里,每每想起,都会惹的我大笑。到现在我早已不记得和我?#31508;?#25235;杏核的人是谁,也不记得是几年级的事情,但是这件因为二家挨打的事情,我却牢牢的记着。我不知道自己会记多久,但是我知道我忘不了,因为那里有我童年美好的回忆,一些人,一些事。

如今又是一个油菜花盛开的季节,花依然那么的美,那么香,依然是我记忆中的味道,可是那些人,那些事,却成了我永久只能珍藏在心底的记忆。像一阵花香,伴着清风,不时的敲打心扉。

是记忆,是故事,是童年,是我们??
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足球赛事直播表2016

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

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