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

更多精彩

遇见母亲

2019-03-19 22:17来源:原创投稿 作者:IT民工话唠大叔 阅读:2032

天空中灰蒙蒙的,仿佛漂浮着一层淡淡的雾霭。散发着淡红色的太阳高悬在灰蒙蒙的天空中,让人分不清是上午还是下午。

糟糕!躺在床上神游的时候,我突然想起今天还要参加驾驶技能科二考?#38405;亍!?#29616;在几点钟啦?”我大声朝侄?#28216;?#36947;。

“叔,都已经下午了!”侄子不紧不慢的回答我说。

“真是糟糕!我说不回来,你们偏叫?#19968;?#26469;,现在连预约好的考试也泡汤了。”我朝家人一阵埋怨。

“也不能都怪我们啊”大嫂说:“我们都?#24515;?#22909;多次了,只是你睡得太熟了,不然午饭时要?#24515;?#38506;几位长辈喝酒的。”从里屋刚刚走出来的母亲也忙着说道:“儿啊!你也?#28784;?#22826;着急了,今天考不成以后还有机会可以再考啊。”

说得倒轻巧!我正想再埋怨母亲几句,却突然打了一个冷颤清醒过来:母亲不是已于今年3月7日离世了吗,怎么就在老家遇见了生活在另一个世界的母亲了呢?

2018年2月19日,我在开展脱贫攻坚工作的途中,却接到侄子打来电话,说是老母亲在家中意外跌倒,要我赶快回家送老母亲到县医?#33322;?#34892;治疗。当我赶到老家的时候,早已过了午饭时刻,母亲已被送往县城医?#33322;?#34892;治疗。

当我马不停蹄?#27597;?#21040;县医院时,母亲已在病房进行紧急抢救。2月20日,母亲的病情越来越开始恶化起来,21日,母亲已开始断断续续进入昏迷状态,口不能言语,眼里只流淌着浑浊的泪水。夜里,昏迷中的母亲一阵阵惊悸,似乎是害怕某?#20356;?#35199;的侵扰。为了让母亲安然入睡,我?#25237;?#21733;整?#25925;?#22312;母亲的病榻前,紧紧握住母亲冰凉的双手。

面对备受病痛煎熬的母亲,我们束?#27835;?#31574;,只能眼睁睁的紧盯着病床?#39277;?#19978;摆放着医疗监测仪,希望一直?#20102;?#36339;动的曲线趋于平缓。22日,母亲已完全陷入昏迷状态,监测仪上各类指标曲线居高不下,困扰了她一辈子?#27597;?#34880;压,此时却莫名其妙的?#25351;?#21040;了正常值范围。随后,我们被告知,说我母亲五大脏器已全部衰竭,就算是华佗在世,也难有回天之妙术了。

下午时分,坚强的母亲却再次苏醒过来,说想回老家。我们强忍住眼里的泪水,请来医院里的?#28982;?#36710;送母亲回到阔别二十余年的华竹老家。为了?#21442;?#27597;亲,在回家的路上,一?#31508;?#22312;母亲身旁的我不断询问母亲:“妈,你知道我们正在去哪儿吗?”母亲说:“知道,我们正在回老家的路上。”

为了不让母亲再度陷入昏迷状态,不多一会,我又接着问道:“妈,知道到什么地方了吗?”母亲悠悠的说:“已经过了大黑山,即将进入沙沟箐了。”又过了一段时间,母亲被我握着的手却突然顽强的动了一下,只见母亲睁开疲惫的眼睛望着我说:“儿啊,我们已到村口了,就要回到家中啦!”

现在想想,我都不知道当时平躺在?#28982;こ道?#38754;的母亲,是如何知道一路上这一个个的?#25151;?#30340;。

我的母亲生于1934年冬月,生在旧社会,长在红旗下,一生经历过国民党统治时期和共产党执政“两重天?#20445;?#26159;元谋这片热土地上一个典型的农村?#20061;?#27597;亲在家中排?#27427;?#20843;,由于家中儿女较多,14岁那年,便早早的嫁给了我?#27597;?#20146;,和父亲一起共同撑起了一个贫穷得摇摇欲坠的家庭。

年轻时的母亲聪慧、要强而?#27835;?#20154;和?#30130;?#34429;然目不识丁,却心算能力极强,记忆力也是超级的好,以至于离世之前,仍然思维敏捷,能够想起一生之中点点滴滴的往事。

母亲年轻的时候,正赶上“放卫星”的时代。其实,所谓的“放卫星?#20445;?#20063;就是现在的?#25237;喝?#27597;亲每天都能健步如飞的从十几公里的大山上,为生产队挑回三担柴火,每天来回三次,每担都是100公斤以上,无论薅秧除草、栽种收割,母亲年年都是村中第一名,是村民公认的“放卫星”能手。

除此而外,母亲还自小便养成勤俭持家的好习惯,无论村中、家中,母亲总能能做到精打细算,很少出错,由此,母亲也是村民公认的记分员,派工、计分及分配等诸多杂事,也都少不了母亲的参与,由此,村民们便给我母亲起了个“小算盘”的绰号,但母亲坚决不应答,谁叫这绰号便根谁翻脸。

由于历史原因,小学未曾毕业?#27597;?#20146;年轻的时候,也被村民破天荒的推选为生产队保管员、生产队会计等职务,这也更增添了母亲在家庭中的?#25237;?#24378;度。1958年是饥荒之年,也是我父母最为困难的一年。那年,我的瞎眼奶?#27748;?#24320;了人世,我的大姐也在那年来到了人世间。母亲说,那年实在是饿得慌,我父亲把生产队寄存在我家的种粮,偷偷舂了一些,熬了碗稀米粥给日夜啼哭的大哥喝,为此,父亲连续几天被批斗,全家的饭量也被村集体食?#20204;?#34892;克扣。为了能让年幼的大哥活下来,父母只能把年幼的大哥送到外婆家扶养。

那年的冬天特别的冷,由于担心年幼的大哥,我的母亲在做完生产队派发的?#25237;?#20219;务后,连夜赶往外婆家,想把年幼的大哥接回来。不想,到达老拜箐的时候,我大姐却意外的提前降临到了人世,孤独无援的母亲冒着寒风,扯断系带?#32422;航?#29983;,然后脱下还来不及换洗的外衣,怀抱着我大姐原路返回,走了十几里路,淌过冰凉的?#32454;?#27827;,硬是把我大姐抱回了家中,而那晚,我?#27597;?#20146;却整夜在小团山上指挥村民“大炼钢铁”。

天放亮的时候,我大姑妈得知消息后,匆忙赶过来看望我母亲,并煮了一碗面汤给我母亲吃。休息一天后,我母亲便走出家中,和村民一起下地正常参与?#25237;?#20102;。1963年,二哥降临人世,不巧的是,那天我父亲因为帮助邻居盖房子,也是整天未归,家中只留下母亲苦苦支撑,?#32422;赫展俗约骸?#30452;到多年以后,母亲多次向我讲起她这一辈子刻骨铭心的这段往事,也总是心有余悸,泪眼婆娑,总说,想不到?#19968;?#33021;活到现在,过上这么衣食无忧好的日子啊!

在我的记忆力,母亲这辈子的聪慧是无人能及的。我的童年是物质高度奇缺的年代,每餐饭都要掺杂大量的白薯条才能保证家里的每一个人勉强能够?#21592;ィ?#26356;别说多余的零食了。为此,我母亲总是想尽一切办法,让我们吃好的好,不饿?#20146;櫻?#32780;且我母亲总是十分聪明,?#28784;?#22905;看过别人做一遍,不管是种?#24425;?#20040;,还?#20146;?#20160;么样?#27597;笔场?#31957;点,我母亲总是能?#28784;?#23398;?#31361;幔?#32780;且做得比别人要好。

?#28216;?#35760;事起,我母亲?#31361;?#33100;制水?#25925;场?#37240;腌菜、?#22791;?#31561;食品,逢年过节,还会用大?#20303;?#29577;米等不同食材曝制酥香的米花。每年的中秋节前夕,全家人都要围坐在一起,在房梁上用铁链吊起一口平?#22368;?#38149;下面?#33945;?#20013;最好的红栗柴,燃起熊熊大火,锅盖上面同样堆放着滚烫的炭火,锅内放着用自制的红糖水和制的麦乔饼,不需多长时间,热气腾腾的乔饼就可以出锅了,每一个中秋节,那乔饼都要装满几个竹篮,从此,整个老屋两、三个月便都飘满了乔饼酥香的味道,那味道我至今仍然记忆犹新,永远难以忘记。

?#27597;?#24320;放初期,农村经济渐渐好转,家里终于有了可以支配的资金,一向不懂?#36335;?#35009;剪、制作技术的母亲,竟然倾其所有,赶到县城购买了一台缝?#19968;?#36825;也是我们村中第一次有人购买?#35828;?#26102;令人羡慕的“三大件”。缝?#19968;?#36141;买回来后,母亲连续几个街天都要挑一担上好的红栗柴到县城卖,卖完柴后直接到县缝纫社看人?#20063;靡路?#24456;快,我母亲便能?#32422;?#35009;剪?#36335;?#29992;缝?#19968;?#20026;家人缝制新衣了。

闲暇的时候,母亲还会把?#36335;?#35009;剪技术如数家珍般,毫无保留悉数传授给村里的姐妹和侄儿男女,使不少人在短时间内便掌握了使用缝?#19968;?#32541;制?#36335;?#30340;技术。偶然遇到缝?#19968;?#25439;?#25285;?#27597;亲?#24425;亲?#20010;儿修理,多年下来,母亲竟然成为了小县城小有名气的缝?#19968;?#20462;理师?#25285;?#19981;少人遇到类事的问题,都会登门向我母亲请教。

大扎豆腐是元谋一大特色产品,至今深受消费真喜爱,但大扎豆腐制作手艺,历来属于家族特色食?#20998;?#20316;密方,向来从不外传,因此,至今全县能制作出大扎豆腐的人也寥寥可数,但我的母亲?#24616;?#19968;次后,竟然就能?#24674;?#20316;出了能够与大扎豆腐制作世家相媲美的特色美食了。至于豆腐、?#22815;ǎ?#20937;粉、卷粉,爆?#24202;?#35910;、酥豌?#27807;?#20803;谋常见的特色菜?#24120;?#22312;母亲手中,更是小菜一碟的事情。

直到母亲年近80岁的时候,还手把手教会大姐腌制酸菜、腌制水?#25925;?#21644;腌制?#22791;?#31561;各种手艺,教会大表姐蒸制凉粉、卷粉,使大表姐在较短时间内便迅速掌握了一门手艺,顺利的在平田街面上摆起了凉粉、卷粉摊点,大表姐也因此摇身一变,瞬间成为了名副其实的“凉粉西施”。

1993年,二姐的小孩出生后,苦于没有家人帮助看管小孩,年逾六旬?#27597;?#27597;从农村来到小镇帮助二姐一家看管孩子。闲暇之余,父母不但找到了一份农贸市场清洁工作,还在小镇上摆起小吃摊点,专卖大汤?#30149;?#31859;线?#24525;?#33394;小吃。由于我母亲做的大汤圆个大馅多、量足价廉,很快吸引了不少食?#20572;?#23601;连县城许多人都会慕名前往购买,一年下来,全家人可谓是衣食无忧的了。

为了更方便的?#23637;?#22909;逐渐衰老?#27597;?#27597;,2005年初,父母从小镇上来到县城居住,但习惯了?#25237;?#30340;母亲依然没有放过任何一个机会,很快,他便在县城一家专门生产酸角糖的厂子了找到了新的工作,虽然每个月的薪酬低得可怜,但我父母依然每天早早起床,骑一?#37202;?#26087;的三轮车,来到离住处3公里开外的酸角糖厂做工。为了能够多赚一点钱,每天,我父母都要等到天黑定以后才回?#39029;?#39277;。这份工作一做就是5年多,父母每天都要?#25237;?0几个小时以上。

2010年,我母亲开始感到身体不适,特别?#20146;?#33050;膝关节的疼痛,让她连上下楼梯的小事都显得很困难了。同年,我在县城购买了新的住房,房屋位于一楼,附赠有几十平方米的花园一个,房后的地表水可以直接接到花园里面。父母看后欣?#39184;?#20998;,和我商量后在花园里栽了一园的蔬菜?#31361;?#29983;,不但日常蔬菜不用买,实现了蔬菜现?#19978;?#21507;,年底,还收获了许多颗?#24403;?#28385;的花生。

在我的强烈要求下,从2010年起,我?#27597;?#27597;也终于停止了忙?#25285;?#20294;他们那里闲得下来,每天依旧要骑着那?#37202;?#26087;的三轮车,到各个市场转转,买些蔬菜回来。不用多长时间,母亲竟然便与县城几个农贸市场里的商贩都熟络起来了,每逢有人?#36335;?#30772;了、扣子掉了,母亲总是异常热情地带回家中帮,精心帮他们进行缝补,然后再?#31361;?#21435;还给人家。总有不少人家说要付给母亲报酬,但母亲认为只是不足?#39029;?#30340;小事,从不收取人家的一分报酬。

作为回报,母亲在这些商贩中赢得了尊重,?#28784;?#25105;父母骑着那?#37202;?#26087;的三轮车出现在农贸市场,?#31361;?#26377;人上前帮忙把那?#37202;?#26087;的三轮车停放好,也有人会挑选一些正在出售的蔬菜送给我?#27597;?#27597;,我?#27597;?#27597;是坚决不肯接受的。推辞再三,大家只好象征性收取父母少量的钱。

我知道这些事情后,总是批评父母说,您们这么做,别人会如?#24944;创?#25105;,菜?#19968;?#20080;回家来,以后就?#28784;?#21435;农贸市场了。而我?#27597;?#27597;根本听不进我的?#30333;瑁?#20381;然还是经常往市场上瞎逛。而且,我母亲的记忆力异常惊人,几十年前的每一件小事,母亲总能够清清楚楚的记得每一个细节,一家人难得坐在一起吃顿饭的时候,母亲总是喋喋不休,不止一次地向我们?#24425;?#22905;的童年,?#32422;?#24180;轻时候的每一个故事。对于母亲的记忆力和故事的真实性,我曾经也产生过怀疑:事情都过去几十年了,你说谁会把这些小事记得那么清楚呢。

后来的一件小事,令我?#27807;着?#26381;了母亲那超凡的记忆能力。那是2013年时候的事情,我无意中向母亲说起过刚刚新换了的?#21482;怕耄?#19981;想第二天刚下班,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,接听后竟然是母亲向别人借?#21482;?#25171;给我的电话,说她现在在邻村亲戚家玩,让我骑摩托车去接她回来。把母亲接到家中后,我忍不住好奇的问母亲,是谁在这么短的时间把我的新?#21482;怕?#21578;诉她的。

母亲听完后笑着说,你不?#20146;?#22825;就告诉我了吗?我说,我都还没有?#20146;?#36825;?#24597;耄?#36825;不大可能吧。母亲说:“你几姊妹的?#24597;?#25105;?#25216;亲?#20102;呢,不然我咋能打电话?#24515;?#21435;?#28216;?#21602;?”。随即,她?#28216;?#22823;哥、大嫂的电话开始说起,一直说到我儿子的电话?#24597;耄?0余人的电话?#24597;耄?#25105;母亲竟?#28784;?#21475;气说完,并且丝毫没有错误和停顿。

2013年,我母亲身体已日渐衰弱。一辈子?#19981;短?#33457;灯小戏的母亲,突然患上了脑溢血,全身僵硬,就连?#31181;?#22836;和脚指头都不能动弹一下了。幸亏我们的住处仅离县医院百米之遥,我们兄妹几人立即把母亲送往县医?#33322;?#34892;抢救,但住院治疗几日,仍无丝毫好转的迹象。无奈之下,我们只得把母亲转到州医?#33322;?#34892;治疗。

几日后,一?#31508;?#22312;病榻前的我却惊奇的发现,母亲左手中指却突然动了一下。我立马把这一好消息告诉了家人,全家人一下子看到了希望。住院治疗一个月以后,坚强的母亲终于没有?#20960;喝?#23478;人的希望,如愿痊愈出院回到了久别的元谋小城,重新骑上那?#37202;?#26087;的三轮自行车,脸上再?#25105;?#28385;了笑容,载着父亲出现在了往返于农贸市场的道路上。

但好景不长,2015年,母亲再次患上?#24616;!?#25105;们依然幻想着母亲仍然会坚强的听过这一?#21387;兀?#20294;很快这一愿望只能成为了梦想。这一次疾病来得比以往的要更加?#22303;遥?#34429;经多方治疗,母亲的?#21307;?#20063;已经很难进行正常行走了,需要借助?#29031;?#25165;能行走。就是在这种情形之下,母亲依然忘不了做好三件事,一是每天听花灯小戏,二是每天坐在缝?#19968;?#21069;,不是修理缝?#19968;?#23601;是在缝补旧?#36335;?#19977;是每天用力缀着楼道扶梯,与父亲一起骑着三轮?#20498;?#24066;场。逢上坡的地段,母亲在前面用力蹬,父亲在后面用力?#30130;?#37197;合依然默契。

2017年,母亲的身体已经越来?#21483;?#24369;,虚弱?#25509;?#26159;在家中向前?#36139;?#21322;步也是十分困难了,万般无奈之下,母亲不得不坐上了轮椅。母亲虽然不能外出了,但在这样的情况下,依然?#19981;?#27599;天看花灯小戏,每天端坐在缝?#19968;?#21069;缝?#20849;?#26087;?#36335;?#20462;理缝?#19968;?#22312;双手已经不能正常握住东西的情况下,母亲依然这样我行我素。甚至有好多次我拖着疲惫的身体下班回家,母亲仍然坚持要我帮助修理缝?#19968;?#25110;者指着需要修理的部位,帮助她把?#32422;?#19968;直不能拧紧的螺?#39063;?#32039;。看着母亲艰难的样子,我不止一次?#30333;?#27597;亲,说:“现在新?#36335;?#37117;已经穿不完了,您还整日缝补那些旧?#36335;?#20570;什么?”问了许多次后,母亲才不好意思的向我说了实话,说想多?#22303;?#19968;下,尽快能够让?#32422;?#31449;起来。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了2018年2月初。

2018年2月初,家住华竹老家的大哥决定把父母接回老家小住一段时间,乘此机会把年猪宰了。看到侄子开着车来接?#32422;?#22238;家,我父母显得异常兴奋,在我们的协助下,当即随着侄子乘车踏上了回家的路,谁曾想到,这一次?#21019;?#32473;了母亲致命的一击。

大哥?#20146;?#23567;?#19981;?#20013;医的人,各种中医汤头倒背如流,曾经?#32422;?#19978;山?#36175;?#20013;药材,治好了已病入膏肓的大嫂。母亲?#31361;?#32769;家后,大哥精心施疗,母亲病情日趋好转。我们便把母亲留在老家,由大哥大嫂一家进行照?#24076;?#20804;妹几人也就?#21483;?#36820;回工作岗位投入紧张的工作之中了。在大哥的精心治疗下,一周以后,久卧病床的母亲仅能够神奇般坐了起来,并能够坐在轮椅上?#32422;?#21507;饭,?#32422;?#36873;台收看电视节目了。

见此情况,我们兄妹几人都无比欣慰,心想这一次母亲也定能够逢凶化吉,顺利挺过这一关的。不想,3月初,大哥给我打来电话说,母亲坚持说?#32422;?#30340;病是肝损伤造成的,在连续服用3天抗生素类西药的情况下,腿部已开始出现水肿现象,恐难以再有回天之力了。听到消息后,我立即赶回华竹老家看望母亲。那时,母亲已经常性陷入昏迷状态,而我能做的,仅只是呆坐在病床前拉着母亲的手,静静的陪伴着母亲。每当苏醒过来的时候,母亲总是说,舍不?#32654;?#24320;我们兄妹几个。

3月4日夜间,刚刚苏醒的母亲显得异常惊恐。我紧紧攥住她的双手,用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对我说,刚才,有六个二十多岁的小伙来到家中要带走母亲,母亲坚决不同意,说舍不?#32654;?#24320;我们姊妹几个。来人说,你的儿女俱已成家立?#25285;?#20320;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?我们回去了也不好交代。我说:“妈,你怕是说胡话了吧,屋里哪有什么人啊?”母亲说,我没有说胡话,他们都是我们这里的人。随即,?#28784;?#35828;出了这六人的名字。

?#25226;劍?#19981;会吧?”我们一听,这六个人真的就是邻村的人哦,只不过都已经在20多年前不是触电、就是溺水身亡了的,母亲从来也没有提起过他们的名字,怎么这一刻却提起了他们呢。说完,母亲再度陷入昏迷状态。短暂时间后,再?#20154;?#37266;过来的母亲眼里流着泪水,眼巴巴的望着我说,那几个人又来了,说他们回去不好交代。他们用铁链绑着我的双脚,要把我带走。

我?#21442;?#27597;亲说:“妈,现在我们正请医生给你打吊针,手上找不到血管,只能在你的脚上打针呢!”母亲却好像没有听到什么地?#24616;?#33258;的说到,现在他们把我带到一个大沙箐,路边有口水井,我说口渴想喝口水,但他们就是不给我去?#20154;?#36824;恶狠狠的对我说,马上就到了,到了后我泡茶给你喝。母亲说,我不喝茶,只想喝口凉水!

我赶紧对母亲说道:“妈,你是不是口渴了?”母亲艰难的摇了摇头。随后,我大着胆?#28216;?#27597;亲:?#20843;?#20204;到底要带你去什么地方??#20445;?#27597;亲艰难的说:?#20843;?#20204;要带我去审判!”随即,便不再言语。

第二天,母亲的精神?#20174;只指?#22914;常,只是仍然非常虚弱,只能卧床休息。由于工作丢不开,见母亲病情趋于稳定后,我嘱咐母亲安心养病,?#28784;?#32993;?#24760;?#24819;,随后向母亲匆匆道别后重返工作岗位。不想,这一别,却成为了我与母亲的最后生死离别。

3月7日14时,正当我匆匆忙忙赶往上班的路上,却突然接到侄子的电话,电话里侄子焦急的对我说:“叔,你赶快回家一转,我奶恐怕不行了!”听完,我立即向单位领?#35760;?#20102;假,心急火燎的往老家赶去,等我赶到老家的时候,母亲?#31449;?#26089;已驾鹤西去,留给我的只有无尽的哀思……

安葬好母亲后,我抹去悲伤,又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之中。由于急需处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,我参加驾驶技能科二考试的时间也一拖再?#24076;?#30452;到拖到12月4日才能顺利参加考试,不想老胳膊老腿的我,平日训练测试时?#28216;?#24471;过满分,那天考试成绩竟然出奇的好,一把满分直接过关。

我想,这,也许是母亲在天国一?#34987;?#20305;着我的吧!

猜你?#19981;?/p>

最新评论 查?#27492;?#26377;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足球赛事直播表2016

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

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
中国体育彩票浙江20选5 爱彩乐彩票网江苏快三 香港赛马会赛后派彩 北京20中官方 王中王六肖中特期期 新疆18选7基数投注表 搜狐彩票彩吧论坛 广东11选5冷热 黑龙江36选7开奖公告 福建11选5奇偶走势图 新疆18选7的开奖结果查询 东方6十1历史开奖结果 海南彩票七星论坛图规 宁夏11选5电子版 安徽时时彩走势图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