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

更多精彩

客居老屋的飛來石

2018-10-23 22:58來源:原創投稿 作者:傅玉善 閱讀:820

作者:傅玉善

一條雜草叢生的小徑連接著一個孤獨的山村,那個村子叫傅家溝,是生我養我的老家;還是這條雜草叢生的小徑連接著村外小溪旁的一塊孤獨的石頭,它叫飛來石亦或叫龍寶石,是我魂牽夢繞的“兄弟”。也是這條小徑領著我從毛頭小屁孩走到白發老者,那段小徑上,那塊石頭旁,綠樹紅花換了一茬茬,也有我流逝生命的履痕。這圓圓的孤獨的石頭,在比較現代化的一代眼中就是飛來石,而老人們卻固執地尊稱為龍寶石。這稱呼各有各的來由,現代人愿意從科學視角看事物,因為這塊石頭與周邊石頭毫不相干,周邊是清一色的大冶巖,它卻是毛轱石(矽卡巖大冶方言稱毛轱石),它肯定是位不速之客,飛來石名副其實也;謂之龍寶石,更富有傳奇色彩,我們村地處龍角山腹地,有了龍的存在必有其后代吧,這塊圓圓如卵的巨石就是龍蛋蛋,龍寶石之名也就順理成章了。

如此平凡而又不平凡的石頭,卻有著一顆無畏無懼的心,屹立在岌岌可危的溪崖畔,憑風吹浪打,卻萬年不倒,矢志不移。它一年宛如一天,一天宛如一年地孤獨堅守,是在堅守某些承諾?還是對誰海誓山盟過?它直徑不足五米,不足以用巨大去形容,而在我心中的高度是千倍萬倍,無法用刻度去衡量的。它的外表粗糙,卻有一顆細膩的心。就如農家漢子外表強悍,卻內心細致得堪比清澈流泉。從古銅版顏色,你一眼認定它是鄉下人,但是它卻不乏宮廷乃至天庭里的無尚高貴,因為從它身上可以看到太陽的光芒,月亮的皎潔,星星的光澤,云朵的顏色。那溫暖的感覺在無際的天地間澎湃,而那種溫暖卻又無法用溫度去衡量。

前些年,一位礦石販子前來購買此石,出價不菲。人們問他購去何用?他說含金量極高,拿去提取金子。我們沒有讓他留有還價余地,堅定拒絕。去年一位奇石販子前來購買,出價更是不菲,人們問他買去何用?他直言不諱,因為它的核心是一塊璞玉,是通靈之寶,亦可作鎮店之寶。我們硬是沒有讓他留有還價余地,堅決說不。今年,還是有不死心的文物老板前來購買,出價更讓人意外,人們問他購此物何用?此乃文物,是大自然不可再生的唯一文物呀!我們還是沒有讓他留有還價余地,當面送客。我們相信每一個陌生土豪的答案,但是更堅定了心里的答案!

我們在課本里看到李四光那塊《奇怪的大石頭》后,也效仿科學家考察過周圍的地貌。這石頭只有山外之山才有。山山之間是平行的,高度相差無幾,難道也是冰川推動巨大的石頭旅行幾百里甚至上千里至此?幾度上山下山的旅行又是何等壯觀之舉?會不會如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一樣,讓自己遷徙至此?是哪一場驚心動魄的流浪,還是哪一次撕心裂肺的沖動把它召喚至此?千千萬萬跟它一起拍照的游人來了,千千萬萬跟它一起拍照的游人又去了,誰又知道它有過怎樣幸福還是痛心的經歷?

不知是這飛來石給古色古香的村莊帶來孤獨,還是古色古香的山村給飛來石帶來孤獨。它們誰是智者?誰又講得清楚呢?只知道無論陰晴圓缺,無論風霜雪雨,它們都能保持沉默,聲色不動,這是怎樣的境界?是活明白了還是活糊涂了?孤獨的村莊幾百年就衰老得面目全非了,而飛來石還是那樣頂天立地器宇軒昂。村莊是棲居者的作品,而飛來石又是誰的手筆呢?村莊只是在這里客居幾百年,有歷史求證。而石頭呢?肯是極為古老的居民,它是被誰綁架到這兒的?千萬年還是億萬年?這費解的問字號只有交給科學家去琢磨了。

帶著感情的事物總是讓人懷想,每當我拿溫暖的手心去碰觸這孤獨的石頭,我的調皮的牛羊又來給它撓癢癢了,我可愛的小鳥們又在它頭頂動情歌唱,夕陽西下的黃昏里蜻蜓又在它的頭頂起舞翩翩,我們這些頑劣的孩童又躲在它的身后做游戲了......這是一幅多么溫馨的畫卷呀,可是我們為了分享城市的安逸和所謂的教育衛生資源卻背棄了它。雖然山還青著,水還綠著,再也看不到往日那番讓人神往掛牽的景象了。

二十年前的那個春天,當雪的被子把龍寶石包裹的嚴嚴實實的時候,子和老爹如龍寶石一樣孤獨地睡著了,永遠不再醒來。龍寶石幸運地愛著他一生,他也是幸運地愛著龍寶石一生。老人家一生孤獨無依,龍寶石是他唯一的親人。酷暑,他總是愛靠著龍寶石納涼,我們總是纏著他講神奇的故事;寒冬,他總是愛靠著龍寶石曬太陽。太陽把他和石頭的影子拉得老長老長,我們這些孩子總愛惡作劇地去踩他們留下的影子,直到他鼓鼓囊囊的口袋干癟下去才停下來。因為他總是能變戲法般從口袋里拿出花生、瓜子、糖果來,這是他從牙縫里省給孩子的美味。那春寒料峭的雪,凝固了我們對一個老人全部的記憶。我們這些孩子只是知道情不自禁流著淚,嚎啕大哭。從那天起,我們再也踩不到子和老爹被太陽拉長的影子了,再也不敢去欺負龍寶石的影子了,我們這些孩子就在那一夜長大了......

我不是哲學家,所以,我算不上徹頭徹尾的思想者,算是一個胡思亂想的追隨者,所以不認為飛來石(龍寶石)——你無血無肉就沒有生命,無心無智就沒有靈魂,無天生大腦就沒有思想,一直以來,你在我心中不是一塊冰冷的石頭。我的話自作多情了吧?我還是認為我的自作多情更加受用,更人性化,能讓事物更豐滿,又不是人情化,人性化難道是壞事?

人生短暫,沒有資歷談永遠,所以今天談做你——龍寶石的兄弟為時尚早。千萬年后我的骨血也會凝結成一塊石頭,那時做你上鋪的兄弟,再敘永遠。

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
加載中......
發表評論

欄目導航

推薦閱讀

熱門閱讀

最新發布

足球赛事直播表2016

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

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