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

更多精彩

鬼屋

2018-10-14 01:04來源:原創投稿 作者:殷宏章 閱讀:561

南山縣大同鎮古圩村尹大叔,村里人見面都稱呼尹正(化名)。中等身材、不胖不瘦,相貌長得還算端正。為人脾氣不好、性格暴躁,時不時的跟村里人鬧點矛盾。因為都知道大叔的情況,所以村里人都敬而遠之。談起尹正高中畢業落榜后,整天游手好閑是不務正業。父母日出而作是日落而息,風里來是雨里去忙碌生活。瞧見兒子沒出息的樣子,看在眼里都是急在心里。聽到村里面有征兵的政策,老兩口就托人給兒子報了名。誰想到尹正歪打正著驗兵通過,這就成了名光榮的解放軍戰士。

父親說:“兒子,你是一名解放軍的戰士,那到部隊一定要好好干。”

尹正說:“父親,這話說起來不感到多余,誰到部隊不想好好干了?”

父親說:“你,你這孩子不懂好賴話,那去部隊受教育對了。”

尹正說:“這,這話總算說到點子上,你盼我早點離開家吧!”

父親說:“兒子,你說的話我承認是不錯,那部隊能改掉你臭毛病。”

尹正說:“父親,這說來說去瞧不上兒子,你看不混出模樣不回家。”

這一天,尹正去部隊當兵準備出發了,母親眼含著淚水到村部送行。俗話說:“兒行千里母擔憂,母行萬里兒不愁。”盡管兒子身上臭毛病不少,必定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。看見母親依依不舍的樣子,兒子說了幾句安慰的話。母親用帶有老繭粗糙的手,輕輕的拍了拍兒子的肩膀。咱家雜七雜八事情都多,父親沒空送你別放心上。村部停放歡送的車子要走了,兒子囑咐母親別嘮叨回家吧!眼巴巴的望著車子緩緩而去,一股血濃于水親情涌上心頭。前來送孩子當兵的人都走了,只有母親停下腳步遙望遠方。

村長說:“大娘,這給孩子送行人都走了,你怎么都還沒有回家呀?”

母親說:“村長,那孩子去部隊當兵光榮,我想來瞅一瞅就回去了。”

村長說:“大娘,這兒子剛去部隊當兵了,你當母親有些舍不得吧!”

母親說:“村長,那孩子到部隊出了遠門,我心里是有點舍不得了。”

村長說:“大娘,這孩子當兵接受好教育,你不用有所顧忌回家吧!”

母親說:“村長,那孩子能夠在部隊鍛煉,我感謝共產黨的好政策。”

我國社會經濟發展在穩步推進,國防軍事現代化建設全面提高。尹正在部隊接受新教育和鍛煉,通過學習和磨練像脫胎換骨了。從游手好閑和不務正業的人,在部隊后成了名醫務工作者。不但身體長得強壯結實,而且醫務工作成績顯著,經常深受某部連隊的好評,并且給予多次表彰和嘉獎。有人說:“人怕出名豬怕壯,死豬不怕開水燙。”我們說這句話是有一定含義。尹正很快是部隊樹立的標兵,戰友們為尹正獲得榮譽高興。誰想某部連隊有個女兵看中了,尹正和蘭蘭就深深的墜入愛河。

尹正說:“蘭蘭,你看上去像有些不高興,那瞅著是不是想啥心思?”

蘭蘭說:“尹正,這都能看出是有想法了,我怎么就沒感覺不到呀!”

尹正說:“你,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,那用不用去衛生院了?”

蘭蘭說:“這,這哪天要離開你視線,那你會不會的恨我呀?”

尹正說:“蘭蘭,你說的話到底什么意思,那是不是要跟我分手嗎?”

蘭蘭說:“尹正,這只是隨便的說一說了,那千萬是別望心里去呦!”

兩個人在一起的感情都很好,尹正和蘭蘭相處有兩年多了。春夏秋冬和寒來暑往,彼此相愛是如膠似漆。俗話說:“鮮花不常開,好事不常在。”這對有緣相愛的戀人,將要面臨分手的痛苦。人們都說時間長了,這紙里是包不住火。蘭蘭的父親是位部隊首長,知道尹正和女兒談起戀愛。想到女兒談情說愛沒有商量,蘭蘭的父親聽到就極為惱火。因為想把女兒嫁到軍長家做媳婦,所以堅決反對尹正和女兒的來往。多少個日日夜夜,多少次傷心落淚。蘭蘭不情愿也沒有辦法,不想違背父命就答應了。

蘭蘭說:“尹正,這些個情況你都知道了,我父親找你談過了話嗎?”

尹正說:“蘭蘭,你父親已經表明了態度,我想了想咱還是分手吧!”

蘭蘭說:“這,這樁婚姻是父母包辦,我真的壓根就不知道。”

尹正說:“你,你別在說咱們戀愛了,我是滿腦子頭都大了。”

蘭蘭說:“尹正,這要離開部隊回地方了,我們今生還能再見面嗎?”

尹正說:“蘭蘭,你眼看著都快要結婚了,我留在部隊豈不更痛苦!”

在蘭蘭的父母精心撮合下,她嫁給軍長兒子做了媳婦。那天結婚喝喜酒的人不少,有親戚和有頭有臉的人物。曉帥(化名)和蘭蘭結婚場面比較隆重,雙方父母瞧見新人都非常滿意。兩家人對結婚大喜的日子,想到門當戶對十分的高興。唯獨蘭蘭始終沒有露出笑容,或許還想著尹正心愛的戀人。因為蘭蘭和曉帥沒有感情的基礎,所以這種婚姻生活像是形同虛設。夫妻倆人婚姻生活并不美滿,蘭蘭也沒想給生個一男半女。都說孩子是婚姻的紐帶,沒有兒女的感情是脆弱。時不時的小打小鬧和冷戰,在日常生活中都習以為常。

曉帥說:“蘭蘭,你現在話感覺越來越少,我們真的就無話可說了。”

蘭蘭說:“曉帥,這咱們都天天在一起了,那有啥甜言蜜語好說呀?”

曉帥說:“你,你現在是碰都不讓碰,我們是該要個孩子了。”

蘭蘭說:“這,這時要個孩子不合適,那到以后看看再說吧!”

曉帥說:“蘭蘭,你是不是還在惦記個人,我說怎么就不想要孩子。”

蘭蘭說:“曉帥,這都離開部隊到地方了,那別疑神疑鬼的行不行!”

曉帥和蘭蘭在結婚的時候,尹正離開部隊回到了地方。在黨和政府的好政策下,尹正安排在物資公司工作。因為思想上受到情感打擊,所以心里面遭受精神創傷。日常工作中放任自流,工作干的是一塌糊涂。這“打醬油”的時間長,經理知道很不高興。經理找尹正到辦公室談話,并且不顧情面的一頓批評。可能經理談話未注意方式,打著官腔給了一頓的臭罵。尹正也不是省油的燈,那老毛病瞬間就犯起。瞧見經理神氣十足的樣子,尹正看到就是火冒三丈了。你一言是我一語,雙方就吵鬧起來。

尹正說:“經理,你怎么不問出口就罵人,我工作上不對可以說呀?”

經理說:“尹正,這叫什么話真是罵了嗎?那工作干不好罵不對啊!”

尹正說:“你,你是個領導就罵人呀?我們出去讓人評評理。”

經理說:“這,這不得了敢跟我頂嘴,那工作你是想不想干?”

尹正說:“經理,你是個無素養的小領導,我看不慣早就想辭職了。”

經理說:“尹正,這把你慣的都罵領導了,那有本事你到辭職走啊!”

尹正是毫不客氣的打了經理,很顯然不能在物資公司混了。只好到宿舍卷起鋪蓋回家了,村里人知道被公司開除職務。父母瞧見村里人嘲弄的眼神,心里想起都是有著五味雜陳。想到兒子在部隊獲得榮譽時露出笑臉,現在尹正被公司開除啥也不是落淚了。然而,尹正在愛情和工作上受到雙重打擊,沒有調整好心態和把握好尺度病了。或許是工作的失職造成遺憾,也許對愛情的失敗感到絕望。手握著鋼筆寫了一封遺書,瞧見雙眼流出傷心的淚水,情緒在升溫和病情的惡化,一邊寫字是一邊吐血身亡。

曉帥說:“蘭蘭,你現在看什么人的信呀?我可不可以來看一看啊!”

蘭蘭說:“曉帥,這是女人之間寫的書信,那女人書信有啥看的喲!”

曉帥說:“你,你可能還和尹正聯系,我沒猜錯是尹正的信。”

蘭蘭說:“這,這是尹正家寄來的信,那寫的信想看你看吧!”

曉帥說:“蘭蘭,你怎么不早說尹正的事,我真的不是人錯怪你了。”

蘭蘭說:“曉帥,這看到尹正的信滿意了,那是你想要的結果對吧!”

曉帥不知道看的是一封遺書,真就沒想到尹正會暴病而死。往日蘭蘭和尹正書信聯系頻繁,現在瞧見尹正離開人間放心了。心想蘭蘭以后會改變好態度,對自己將來就慢慢的好起來。蘭蘭接到寄來的一封書信,瞧見告別遺書似心在滴血。對曉帥像猶如幸災樂禍的人,蘭蘭心情不好是關燈睡覺了。真沒想到剛熄燈時間不大,曉帥不知不覺的睡著了。瞧見邊磨牙和邊打呼嚕,蘭蘭搞的是哭笑不得了。想到談情說愛時輾轉反側,蘭蘭思來想去是難以入眠。哪曉得剛剛要進入夢鄉,有種奇怪的現象出現了。

尹正說:“蘭蘭,你醒醒睜開眼晴瞧一瞧,我叫尹正是過來看你了。”

蘭蘭說:“尹正,這封信中說你不是死了,那怎么在跟前還活著呀?”

尹正說:“你,你說的沒錯人是死了,我見你們不和心沒死。”

蘭蘭說:“這,這和曉帥沒感情基礎,那夫妻不和關你啥事?”

尹正說:“蘭蘭,你們夫妻不和因俺而起,我來想讓你們夫妻和好。”

蘭蘭說:“尹正,這和曉帥稀里糊涂結婚,那你真的就不生氣了!”

深夜中只見一片漆黑,屋里是伸手不見五指。風呼呼的刮,雨嘩啦的下,風吹的窗戶是噼里啪啦,雨打在玻璃上滴滴答答。瞧見時兒白時兒紅的電閃雷鳴,像世人示威來表演出驚天動地。一陣妖風吹來,一陣寒氣逼人。曉帥在沉睡中驚醒了,躺在床上像點了血道。看見蘭蘭和尹正在說話了,自己想阻止卻始終起不來。尹正還是穿著往日的衣服,只是說話的聲音有些沙啞,臉色蒼白無一點血色,身軀顯露似骨瘦如柴。長長的頭發有些凌亂,兩個大眼晴睜的溜圓。一邊激動的說話,一邊眼晴在滴血。

曉帥說:“尹正,你家里來信不是說死了,那怎么還來糾纏蘭蘭了。”

尹正說:“曉帥,這都是個死人你還吃醋,我以后時不時來行不行?”

曉帥說:“不行,你要是好鬼就別再來了,那要不聽勸對你不客氣!”

尹正說:“呵呵,這都是個鬼你能降住呀?我只是想跟你開個玩笑。”

曉帥說:“尹正,你說開玩笑最好不過了,那要是假定請法師捉拿。”

尹正說:“曉帥,這趟來想說出掏心的話,我希望你們能夫妻和好!”

蘭蘭瞧見激動的流著淚水,心想死人也會有情真意切。尹正道出內心離別的想法,希望曉帥和蘭蘭過得幸福。不想因為自己的往日念情,讓他們夫妻不和留下遺憾。所以死后就冒險化身前來告別,想走到生命盡頭能夠入土為安。一陣陣時小時大的妖風,曉帥瞧見像是冷的刺骨。風里來雨里去似出神入化,進就進出能出是來去自如。然而,一股青煙瞧見籠罩在屋里,尹正立馬搖身一變就走了。誰想夫妻倆還生個小寶寶,終于過上幸福美滿的生活。看到曉帥和蘭蘭夫妻恩愛,消失的尹正就再沒回來了。

猜你喜歡

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
加載中......
發表評論

欄目導航

推薦閱讀

熱門閱讀

最新發布

足球赛事直播表2016

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

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