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

更多精彩

用溫柔洗盡鉛華一生

2018-10-04 00:01來源:原創投稿 作者:紫蘇yyx 閱讀:859

近來,總有朋友問我“怎么好久都沒見你發文了?”確實,距離上次平臺更文已快半年之久了。這段時間雖然沒有更新個人平臺,但每天也在文字的世界里忙碌不停。

在公司崗位的調整,崗責也隨之變動,改變了我原本閑散的寫作狀態。每天需完成至少兩篇宣傳軟文的編寫,雖趕不及職業寫手的寫作量,但對于我這種知識淺薄的人來說已是極大的挑戰。所以,個人作品的創作就少了些,這也成了我為自己的懶惰找了個‘合理恰逢休息,心血來潮的跑到南大走走,去看看那些早已逝去的時光。

林蔭道上有還未撤完的社團招募廣告,三五成群的學生來來往往,身上尚未褪去的稚氣,嘻鬧著述說著青澀時光。

其實,偶爾去看看這些面孔挺好的,能時刻提醒自己,長大后的自己,是否變成了自己曾經所討厭的樣子。又或者,時不時的照照鏡子,看看里面的面容是不是早已面目全非。我,早已不是昨天的我,卻還和曾經的我如出一轍。還是一樣堅持簡單純粹、對待生活仍舊滿懷希望。

我以前常想,年輕該是什么樣的,青春要怎么過才算值得。現在看這些與我擦肩而過的人兒,才發現。年輕的面孔都是一樣的,一樣的充滿朝氣又青春十足。像花兒般的純真笑臉,不為塵世所煩擾,不為俗事所憂愁,干凈而又透明。

青春,管他奇裝異服還是特立獨行,或許不是所有人喜歡的模樣,但至少把生活過成了自己喜歡的樣子。只要笑得認真活得出彩,就是無悔的青春。

后來,懂事一了,看過了世間的繁華,也經歷過些許無可奈何。慢慢的,不得不學著改變自己去迎合這個世界。只有這樣,在面對生活時才不至于手足無措。

改變是一種能力,也是當下社會的生存技能。這里的改變,用完善一詞來詮釋更為貼切。我們無法改變這個世界,只有不斷改變自己、在改變中學習、成長,提升個人綜合能力,去迎合社會的發展。當你真正具備了與這個社會發展所匹配的素養,才能在社會上擁有安身立命之所。

原本棱角分明的個性,會在摸爬滾打中磨平,在跌跌撞撞中變得圓滑。而我所期冀的圓滑,更多的是指平和。在我看來,平和是人生最好的狀態。平和,是看過世界后的成熟,性子中少了幾分浮躁多了一些成穩,擁有一顆通透而溫厚的心,溫柔而有力量。

成熟的體現,大概是能坦然的接受這世間存在的無情與冷漠。同時也深信,會有更多的愛,愿意去溫暖這些薄涼和寡意。

我見過溫柔的人,見過他們為人處事的睿智與豁達,他們用生命的長度來丈量世間的苦難和不公。在生命面前,所有的不如意,都顯得微不足道。所以,一時的得與失、是與非,又何需耿耿于懷。

人生匆匆數十載,大多數人介懷的,不過是來自那些無關緊要的人投射在自己身上的目光,所以常常用別人定義的‘人生’來強求自己。只是,偏離本心的人生,真的快樂嗎?我不知道,所以也回答不了。

我生來便任性,不愿委曲求全去迎合別人的喜好。別人的人生我不加妄斷,同樣,我的人生也無需他人指手畫腳。一切由心出發,去選擇我想要過的人生。做一個溫暖的人,溫暖自己也溫暖別人,過一段有溫度的人生。

每一人來到這世上都是獨一無二的,所追求的人生也就各不相同。我說的人生也僅僅是萬中之一,不求茍同、只愿共勉。

微信平臺:紫蘇yyx的人間四月天

微博:紫蘇yyx

猜你喜歡

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
加載中......
發表評論

欄目導航

推薦閱讀

熱門閱讀

最新發布

足球赛事直播表2016

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

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