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

更多精彩

安懿——此生遇見是我之幸

2018-09-08 00:31來源:原創投稿 作者:木子 閱讀:1367

安懿

陀華是早前外出歷練的時候在一座山里認識的安懿,如果不是安懿,陀華很可能早就在那只黑熊的肚里消化完又歸入塵土……為了感謝安懿,陀華決定給她講俗世的有趣事,帶她去體驗體驗大千世界。那時候的安懿比現在更沉默,她在那座山里修煉了不知道多少年,好不容易修煉出了人形。在遇見陀華之前,安懿還從未見過來自俗世之人,對俗世之理也是不懂的。在她很小的時候,爹和娘親早就外出云游從醫救人去了,過著神仙美娟的生活,留下一大堆醫書書卷和一群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們,比起瑤華山小團家的父母,可謂是不合格的父母。起初大家還很關心這個不太愿意表達的妹妹,久而久之,隨著各自忙于修煉忙于生活,就任其發展。安懿的生活中貌似只有兩件事:看書和修煉,所以,她比有的哥哥姐姐更早幻化成人形。陀華每天除了修煉就是找安懿聊天,雖然大多數時間是陀華自己一個人在說。好不容易,安懿終于答應自己去俗世看看,陀華覺得這比自己完成了一件比修煉更有意義的事。

下山后的安懿依然喜歡一個人做自己的事,除非必要的,很少與人交流。陀華因為要去另一個地方修煉,和安懿分別前,問安懿是否愿意和自己一起去其他地方修煉。安懿拒絕了,她想要在這里開一個藥鋪,行醫救人。陀華很高興安懿在俗世找到了感興趣的事,開醫館也能與更多的人接觸。等到安懿的藥鋪開張后,陀華就和安懿分別了,期間,陀華去過幾次,沒想到安懿的性格還是沒多大變化……

陀華出去,客棧的人只當她是出去游歷,殊不知她是收到了安懿傳來的消息。安懿這個女人總是令陀華頭疼,若果說一個人有了什么事愿意和人交流,吐露心事還好,而安懿總喜歡把事往心里埋,任你費勁心事的去猜。

再次來到這里,陀華走到一個賣布匹的攤上問,“大娘,你知道之前的藥鋪關了多久嗎?”

“這藥鋪啊,已經有很久沒開了。還怪可惜的,之前我家老頭子在里面拿了一副藥,病好了很多,里面的那個大夫人挺好的醫術也不錯就是不太愛說話。”

陀華點了點頭,“哦,她是有點不太愛與人交流,謝謝大娘。”

陀華匆匆從藥鋪的后門走進去,藥鋪顯然已經很久都沒人打理了,桌子上布滿了灰塵。繞過橫放的椅子,陀華看見了安懿。

兩人就這樣相視了良久,陀華先開口道,“你怎么變成了如今這般景象?”

“陀華,我好累。”也許是太久不曾說話,安懿的聲音變得極其嘶啞。

陀華驚訝于安懿的這句話,按以前,安懿是絕不會對他人講這些。

“發生了什么事?”陀華走過去輕輕的抱住安懿問道。

“我以為我能救得了他,可是這么久了,我還是無能為力。”安懿失落的說道。

安懿的醫術陀華是知道的,一般的病癥對她都不是問題,這不是重點,這個他是誰?能讓安懿如此用心且在意。要知道按安懿以前的表現,陀華有時候覺得安懿對其它人和事不會有很深的興趣。

“他,是誰?”陀華直接問道。

“一個男人……”安懿回道,語氣中透露著往昔不曾有的感情。

陀華驚呀的問道,“男人啊,他怎么了?”

“中毒。”

陀華想安懿都醫不了的病癥,這男是的得罪了什么人,才能受此毒啊。

“你去找過你爹娘沒有?他們醫術那么好,也許有辦法。”

“找過了,他們看了他,沒說醫治的方法。”安懿無奈的說。

“啊,為什么?是不知道怎么醫治還是不肯醫治?”陀華詫異的問道。

安懿搖了搖頭,傷心的說,“我在家里求了他們好久好久。”

“后來呢?”陀華問道。

安懿搖了搖頭,問道,“你認識很多人,有知道醫能治中毒的人嗎?”

陀華想了想,“也許有一個可以試試,不過他不是人,是妖。”

“帶我去,好嗎?”安懿懇求道。

陀華注視著安懿,是什么讓一個不問世事的女子變成如今這般模樣?

“好……”

安懿下山后開了一家藥鋪,起初周圍的人都覺得這郎中這般年輕況且還是一個美貌的女郎中,怎么看就覺得醫術不行。沒幾個是來真正看病的,偶爾來的都是些垂涎安懿美貌的。安懿對這事一直沒放在心上,依舊專心的修煉,看醫書。

自從發生了那件事……

安懿在藥鋪里研習醫書時,街市上賣菜的大娘和賣煎餅的大娘因為占地問題發生了沖突,賣菜的大娘推了一把賣煎餅的大娘,賣煎餅的大娘的額頭磕在一旁的桌角,鮮血從額頭流下,賣煎餅的大娘抹了一把額頭上的血,看著雙手上的鮮血,兩眼一黑,倒了。

賣菜的大娘慌了,提著菜籃子就想跑,不曾想被行人給圍住,旁邊賣水果的大叔急匆匆的扶起賣煎餅的大娘,讓人幫忙找郎中去。

路人甲說:“對面不就是有一個藥鋪嗎?趕緊讓里面的郎中出來救人啊。”

路人乙擔憂的說:“里面的郎中是一個小娘子,醫術行嗎?”

路人丙撇了撇嘴說:“行不行試試不就知道了,這一截的郎中走過來也要一刻鐘,萬一大娘有個閃失,賣菜的大娘也脫不了干系。”

路人甲附和著說:“這位兄臺說得對,遠水解不了近火,還不如讓這女郎中試一試。”

賣菜的大娘,聽著行人的話,轉念一想,也是,如果她因為郎中不到而出了大事還會怪罪到自己的頭上,如果是郎中醫不好,還可以把罪責擺脫一部分給她。賣菜的大娘連忙沖出人群跑到安懿的藥鋪。

賣菜的大娘沖進藥鋪,看著安懿正坐在藤椅上看書,跑過去拿下安懿的書,抓起安懿的手焦急的說,“安姑娘,快跟我走,有一個人等著你救命。”

安懿被突如其來的人嚇了一跳,還未反應過來就被拉到了人群之中。人群為安懿讓出了一條通道,安懿定了定神看著倒在地上的婦人,明白了眾人的想法。

安懿蹲下來看了看婦人問一旁的大叔,“她怎么了,剛才?”

“朱大娘的頭在桌子上磕了一下,看見手里的血就暈了。”大叔把剛在的情況敘述了一遍。
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安懿翻了翻把了把脈,朱大娘的眼皮,檢查了朱大娘的額頭。

一會兒,安懿站起來說,“她沒什么大礙,只需要抬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就醒了”

“她沒什么大事,休息一下就好了,另外我幫他包扎一下額頭上的傷口。”安懿看著一旁的大叔說道。

這下人群中有人不滿的喊道,“你看人都暈過去了,到現在都沒醒,咋個可能沒事嘛。”

又有人附和道,“對呀對呀,莫不是你醫術不行,胡亂說的,這要耽誤了救人,害了人命可不好。”

安懿冷冷的望了那兩人一眼,堅定的說道,“她確實沒事,只是因為有暈血癥,見到血暈了而已,休息片刻就好。”

由于出來匆忙,安懿沒有帶任何包扎的東西。就讓大叔她們把朱大娘抬進藥鋪,她好包扎。

大叔半信半疑的也不敢動,大家都生怕惹上麻煩,也不敢去。

安懿沒法,只好回到藥鋪,把包扎的東西拿來。

安懿先清理了朱大娘額頭上的傷口,就欲回去。哪曾想周圍的人竟將她團團圍住不準出去。

安懿看著眾人,略微生氣的說,“讓開!”

路人甲說:“不行,人還沒醒,你就想走,萬一她有個什么大事,就怪你救治不當。”

路人乙也說:“是啊是啊。”

安懿轉身伸手往朱大娘的人中掐了一會,又對著她的身體施了銀針。

不一會兒,朱大娘就悠悠然的醒了,只是還有些虛弱。朱大娘在人群中找到了賣菜的大媽,怒氣沖沖的瞪著她。

這時,有人找的郎中也來了,再次確認了朱大娘沒事眾人才相信安懿的診斷沒錯。

這也是因禍得福,安懿的藥鋪漸漸也有人來尋診買藥。

在啟城人眼里,宋瑞霖就一紈绔的敗家子弟,虧得他爹為人剛正不阿,他娘親待人和善,否則,他出門早被人丟爛菜葉子和臭雞蛋。

宋瑞霖的爹早年在戰場上英勇殺敵立下赫赫之功,后來取了大儒的女兒,也就是他娘,書香門第,咋就生出了這么一個令人頭疼的孩子呢?要不是看宋瑞霖和他爹長得七八分相似,都懷疑是不是被仇家掉包了。

宋瑞霖早就注意到安懿藥鋪的存在,別人開藥鋪說白了最終還是賺錢,可這家藥鋪,不僅不賺錢,居然還是女郎中。開張之初,以前的小混混好多都是他打發去一探究竟。

某日,宋瑞霖決定裝病親自去看看這女郎中。

“哎喲,哎喲,好痛啊!”宋瑞霖被幾個人攙扶著走了進來。

安懿放下醫書,連忙起身去看他。

宋瑞霖看著眼前一身白衣的安懿,愣了一下,呆呆的看著,忘了裝病。

同行的人,掐了一把他的腰,他才想起自己的目的來。既而,又哼哼起來安懿淡淡的看了他一眼

對另外幾個人說,“把他扶到榻椅上。”

宋瑞霖躺在榻椅上,依舊不忘哼哼卿卿的。

安懿看了看他的頭部,沒有外傷,再把了把脈,脈象平和。淡淡的藥香從安懿身上傳來,宋瑞霖聞著藥香,很舒適,比那些女人身上刺鼻的香粉好聞多了。

安懿蹙眉的看著宋瑞霖,問道,“你覺得那里不舒服?”

宋瑞霖瞥了一眼安懿,有氣無力的回道,“全身無力,心也咚咚咚的跳。”

安懿更加疑惑了,此人脈象沒有任何癥狀啊。難道是自己醫術不行?

“你確定是這樣?”安懿再次詢問。

宋瑞霖回道,“確定,哎喲~哎喲~”還不忘痛苦的呻吟。

其中一人略微生氣的說,“你究竟看不看得出他怎么了?”

另外幾人附和道,“對呀對呀,你醫術到底行不行啊?”

宋瑞霖看著自己同行的好友,朝他們擠了擠眼,示意他們別說。

幾人以為是夸贊他們,他們說得更賣力了……

“原以為之前看你在街上的表現,醫術還行,沒想到連個小病都查不出來。”一人裝作鄙夷的眼神看著安懿說道。

“不行開什么藥鋪啊。”另一人附和道。

宋瑞霖看著自己的好友越說越賣力,自己干著急的瞪著眼也沒用,干脆坐起來,起身就走了……留下一群人傻眼的你看著我,我看著你,最后齊刷刷的看著安懿。

一人轉頭問旁邊的男子,“他怎么突然就好了?”

“誰知道呢,看看去。”男子擺了擺手。

“對,看看去……”另一個尷尬的看著安懿,拉著兩兄弟就往門外跑。

安懿看著這幾人踉蹌的朝門外跑去,不覺好笑。這樣的事,安懿早習以為常,那男子演技還不錯。

走出藥鋪,宋瑞霖看著自己這幾個平日好友,不禁哀嘆。

“兄臺們,你們沒有看見我的眼神嗎?”宋瑞霖幽怨的說著。

“看見了啊,不就是趕快奚落她醫術不行嗎?”一人說。

“對啊對啊。”

“難道不是嗎?”

其他兩人附和道。

宋瑞霖搖了搖頭,“算了,看來只得下次再去了。”

“你還要去?去干嘛?”一人詫異的問道。

“當然是去看病啊。”宋瑞霖白了一眼那人。

眾人唏噓,“不行。”

那人問,“你莫不是看上人家了喲,看你當時見到人姑娘那局促的樣子,嘖嘖。”

宋瑞霖高興的說道,“誒,爺我就是對安懿有好感,咋的了?”

“沒沒沒,你加油。”那人笑著回道。

另一人擔憂的說,“可是,據說那安懿高冷得很,甚少與人接觸。”

“是啊。”

宋瑞霖皺了皺眉,“那我得想個辦法。”

“什么辦法?”眾人好奇的問道。

宋瑞霖挑了挑眉,笑道,“你們猜。”

某日,宋瑞霖拿著別國送給父親的珍貴藥材來到安懿的藥鋪門前,細看里面,這藥鋪雖小,但每一處都特別講究。安懿依舊坐在椅子上看醫書,與外面的吵鬧相比,安靜的獨立一隅,甚是不錯。

宋瑞霖在門外注視了良久,緩慢走近,唯恐打破了這一美好的畫面。

安懿早就注意到門外的人,見他無異動,也就不曾管他。

宋瑞霖走近,用手拿掉安懿的醫書,向她問候道,“嘿,還記得我嗎?”

安懿淡淡的看著她,伸手拿過自己的醫書。

“記得。”

宋瑞霖驚喜的看著安懿,她還記得自己,急忙說,“那日確實是我的不對,今日,我帶了一些好的藥材來道歉,希望你能接受。”

安懿拿過醫書后,繼續坐在椅子上,看著宋瑞霖手中的藥材,確實是好藥材。

但那日好像對自己沒什么影響吧,于是拒絕的說道,“你不用道歉,藥材拿回去吧,要沒別的事,我這還要看書,你自便。”

宋瑞霖沮喪的看著安懿,略微有些氣餒。但是他沒走,找了一個位置坐下盯著安懿。貌似,這樣也不錯,順便還給自己倒了一杯茶。

安懿無法直接忽視一個熾熱的盯著自己的眼神而心平氣和的看書。

“你到底想怎樣呢?”安懿無奈的問道。

宋瑞霖見安懿終于主動理自己了,連忙說,“你接受我的道歉,我就不打擾你了,否則我的良心難安啊。”

安懿嘆了口氣,說道,“把藥菜留下,你可以走了。”

宋瑞霖連忙把藥材放到安懿的桌子上,笑嘻嘻的說,“我馬上就走,下次再來找你啊!”

安懿看著面前的人,只當他閑得無聊,再坐下,卻已無法靜心看書。

自此以后,宋瑞霖有事無事就往安懿的藥鋪跑,或幫忙,或坐下喝茶。安懿對此視而不見。城里的人對宋瑞霖沒有去四處惹是非感到非常開心,對宋瑞霖的贊許增添了幾分。

中秋節那日,宋瑞霖早早和家人吃了糕點喝了桂花酒,就準備脫身。

正欲起身,就被他娘親給逮住了。

“瑞霖,你要去哪兒?”宋夫人問道。

宋瑞霖看向別處說,“剛桂花酒喝多了點,想出去散散酒意。”

宋夫人看著宋瑞霖直接說道,“說實話,在娘面前還撒謊?”

宋瑞霖尷尬的咳了咳說,“去找安懿。”

宋夫人盯著宋瑞霖的眼睛,良久,笑了笑說,“去吧,家里的桂花酒和糕點不錯,帶點出去吧。”

“真的?”宋瑞霖驚訝的看著宋夫人。

宋夫人含笑的說,“嗯,快去吧。”

宋瑞霖開開心心的提著酒和糕點就走了。

“嘿,安懿。”宋瑞霖在藥鋪門口就喊道里面的女子。

宋瑞霖第一次遇見安懿這般女子,除了必要的生活活動,幾乎就埋在了醫書里面。宋瑞霖有幾次看了安懿的醫書,卻看不懂。

“你怎么來了?”安懿看著面前的宋瑞霖。

宋瑞霖把東西放在桌子上,笑了笑,“今天是中秋節,我給你帶了點桂花酒和糕點,你試試?”

安懿看了眼面前的東西,點了點頭,說,“謝謝。”

宋瑞霖問,“你家人呢?為什么從來都只見你一個人。”

安懿想到了自己的哥哥姐姐們,還有不知道在哪兒云游的父母,說,“在很遠的地方。”

宋瑞霖點了點頭,替安懿把糕點擺放好,倒了兩杯酒。

讓宋瑞霖沒想到的是,安懿才喝下第一杯就醉了……

看著趴在桌子上的安懿,依舊如往常一般安靜,臉頰微紅,宋瑞霖趴在桌子的另一邊就這樣一直看著。

某日,宋瑞霖又來找安懿

安懿看了看宋瑞霖,沒理會他。

“安懿,你今天怎么了,難道我哪兒惹你不開心了,我改。”宋瑞霖小心翼翼的說道。

安懿抬起頭注視著宋瑞霖,良久。

宋瑞霖被安懿的眼神盯得發毛,急忙問,“你直說,我心理承受得了的。”

安懿開口道,“你貌似很閑。”

宋瑞霖聽了安懿的話,瞬時輕松了,悻悻然的說,“好像是有點。”

安懿繼續說,“你們不是講男兒志在四方,建功立業,你不應該一直耗在我這的。”

宋瑞霖從安懿的話中聞出了,不尋常的味道,急忙說,“我沒浪費時間,在你這兒也是學習,學習治病救人。”

安懿蹙眉看了他一眼,說,“我們認識也挺久的了,我覺得你應該做正事,相信沒一個女子喜歡無所事事的男子。”

宋瑞霖張了張嘴,沉默良久。

“好。”

宋瑞霖回家后,思考后,決定隨他父親去軍隊歷練。

此后很長一段時間,安懿都沒有再見到宋瑞霖,沒人在自己耳邊吵鬧,一時還不習慣。

習慣果然是個可怕的東西。

再次聽聞宋瑞霖的消息是宋夫人找上了安懿。

宋夫人形容憔悴,急急忙忙的跑來藥鋪,看到正在看書安懿。

“安姑娘,你一定要去看看瑞霖。”宋夫人邊說邊哭 。

安懿詫異道,“宋瑞霖他怎么了?”

宋夫人哽咽的說道,“我當初就不應該讓你幫忙勸他去歷練,現在弄得命都快沒了,都怪我。”

“他受傷了?”安懿急忙的問道,語氣中的焦急也許她自己都未曾發覺。

“他中毒了,太醫院的人都去了,也沒辦法。他說他想見你。”宋夫人說道。

“中毒?你等我一下,我馬上跟你走。”安懿轉身去收拾要帶的東西。

宋夫人搖了搖頭,說,“他不在家,還在軍營。等下我讓家仆帶你去,你會騎馬嗎?”

安懿點了點頭。

路上,安懿嫌馬太慢,留下仆人,自己用法術去了軍營。

到的時候是晚上,軍營里的火一簇一簇的,炙熱而耀眼。

到達軍營后,安懿靠著氣息找到了宋瑞霖的營帳,把帳內服侍的人迷暈了,沒有驚動任何人。

宋瑞霖躺在榻椅上,面色蒼白,閉著眼,與往昔的活潑不同,安靜極了。

安懿替他把了把脈,脈象極弱,仿佛一不小心就會消失。

安懿用銀針插入宋瑞霖的穴道,沒一會兒,宋瑞霖迷迷糊糊的醒了。

安懿擔憂的看著面前的人,不言語。

倒是宋瑞霖驚訝了,他笑著開口道,“我不是才讓人送信回去沒多久,你怎么這么快就來了,是不是心有靈犀呀!”

這笑容在安懿面前顯得尤其慘白,十分令人心疼。

“自有辦法,倒是你,許久不見,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狽。”

宋瑞霖咳了咳,轉過頭說,“這是意外,意外,誰知道一不小心就中毒了。”

安懿略微生氣的說,“意外?這意外都要把你送進黃泉了。”

宋瑞霖笑著問,“安懿你擔心我啊?”

“有點。”安懿直接回到。

宋瑞霖高興的大笑。

安懿說,“畢竟當初是我勸你去努力的,當然得負責。”

宋瑞霖接著說,“這責任恐怕得一輩子。你只好以身相許了。”

安懿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“你也要能活著才行,看你這樣子,恐怕有點難啊。”

宋瑞霖挑了挑眉,“哼,為了你這承諾,我也得撐下來纏著你。”

“嗯。”安懿點了點頭。

“說正題,你這毒,我也解不了。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,人家才能如此害你。”安懿問道。

宋瑞霖生氣的說,“這得怪我爹,敵軍見對他下手沒機會,不知道從哪兒打聽到我在軍營歷練,就買通了我身邊的人,我就成現在這樣了……”

安懿說,“人果然傻。你……還有十幾天的時間,如果你信任我,我帶你去找我爹娘,還有機會救你一命。”

宋瑞霖激動的說,“見你爹娘啊,我要不要帶點什么禮品?”

他的臉因高興而漲得通紅。

“……”

安懿白了他一眼。

“你看來你自己都不在乎自己的命,到現在還想著這些。”

宋瑞霖借機里面又表達心意,“你就是我的命,骨肉血脈。”

安懿不由一愣,看著宋瑞霖,臉微熱。

良久,開口道,“按你現在的情形,你不能騎馬,我會帶你去,具體的你見到了別問我為什么。”

安懿帶著宋瑞霖一路飛到安懿生活的家,好久不曾回到那里,新的一代又有人出生,但還沒人死去……

不知道是因為中毒沒有力氣還是因為安懿的囑咐,一路上宋瑞霖都沒有問安懿這些怪異的事。

安懿的回來引起家人的注意,紛紛來看望。對安懿帶回來一個人類的男人更是驚訝和好奇。

眾人在房間看到宋瑞霖也是驚訝一番,這人類長得還不賴,可就是臉色無血,一片慘白,一看就是病怏怏的。

安懿的二哥摸了一下脈,糾結的看了一眼宋瑞霖,既而又出去找安懿。

“他命不久矣。”二哥開口道。

安懿點了點頭,“我知道。”

“那……你還和他一起。”二哥擔憂的問道。

“因為我的原因才導致他這樣,我醫術不行,我此次回來就是想讓爹娘救他。”安懿難過的的說。

“二哥,你幫我聯系一下爹娘,我不知道他們在哪兒。”

二哥點了點頭,“可以。”

安懿把宋瑞霖放進了一個洞里,里面有眾人為之贊嘆和爭奪的寒玉床,這個寒玉床與平常的不同,是安懿家祖祖輩輩悉心照顧和滋養的。

宋瑞霖躺在上面整個人明顯舒服多了,他高興的對安懿講,“你們家的兄弟姐妹真多,而且人都好好。還有,你們家這床也很不錯。”

安懿,看了他一眼,果然是話嘮,稍微精神點就嘰嘰喳喳的講話。

“你在這里躺好,每日躺六個時辰,我去給你熬點湯藥。”

安懿轉身走了,留下宋瑞霖在洞里繼續夸贊。

每日的湯藥必是安懿親手熬制,也是她直接喂他,四姐說自己是喜歡上他了,安懿笑著搖了搖頭, 看著鍋里翻騰的藥,喃喃道,“這只是為自己當初犯的錯救贖而已。”

安懿的爹娘第三日就回來了。

回來后立即到洞里看了宋瑞霖,替他一系列診斷。安懿的爹安道清看了一眼和妻子對視一眼后,看了一眼安懿,搖了搖頭。

安懿看著他爹的表情,皺了皺眉,上前問道,“爹,有什么辦法醫治他嗎?”

安道清盯著安懿,眼神里滿是糾結,最終搖了搖頭。

安懿失落的問,“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嗎?”

安懿的娘輕輕的抱住了這個從小就自立自強又性格有點孤僻的女兒。

她娘說,“懿兒,你的心情娘理解,只是……”

安懿看著她小聲問道,“只是什么?”

“只是人類命運有定數,短短數十載,你遲早得面對,你不必太傷心。”安懿的娘安慰道。

安懿的眼角滑落下一顆一顆的淚,看著自己的爹娘,再次詢問,“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嗎?”

安道清看了眼妻子,對著安懿搖了搖頭。

安懿回到洞里,看著對著自己笑的宋瑞霖,眼淚不爭氣的流了下來,原來自己也是會流淚的,從小到大,就算自己受傷都沒有哭過。

宋瑞霖看著安懿,緊張的問,“你怎么了,別哭啊,是不是沒有辦法醫治我?沒事的,能和你相處這么久我已經很開心了。”

安懿哭得更兇了。原以為爹娘回來就會有辦法醫治,可以就好他,所以自己一直不擔心。可現在,連最后的希望都破滅了。

宋瑞霖一只手支撐著,半坐著,看著安懿,急得不知如何是好。

“哎呀,你別哭啊,我最怕姑娘哭了,你一哭我心都要碎了。”

安懿傷心的說,“你連命都快沒了,還怕心碎?”

原來所有的堅強,頃刻間崩塌。

安懿想到了陀華,給陀華送去了消息。

邪皇與陀華在很小的時候就認識,那個時候陀華才成人形不久,至今,都是有幾千年的老妖怪了。邪皇喜云游,五洲大地尋求俗世生活的美妙。

而他最擅長的亦是醫術,只不過他以醫毒著稱,聞名四海,也許有辦法解宋瑞霖身上的毒。

陀華傳送消息給邪皇的時候,宋瑞霖已經支撐接近十日了,多虧安懿和寒玉床的延緩。

邪皇趕到的時候,陀華正在房間小憩。

邪皇沒有打擾她,陀華相當于自己看著她長大的,這丫頭經歷那么多事,如今變得這般模樣也是命運蹉跎啊。

陀華睡眠一向很淺,自從離開七弦閣,離開他之后就很難深睡。對于旁人的出現,陀華早有察覺,只是知道是邪皇之后就放松了警惕。

安懿見到邪皇的時候,安懿的爹娘并不知道。帶邪皇看了宋瑞霖,邪皇出來后詢問了安懿幾個問題。

“你爹娘有沒有說醫治的方法?”邪皇問。

安懿搖了搖頭。

安懿看著邪皇,緊張的問道,“他……可有辦法救治?”

邪皇皺了皺眉,神色復雜的看著安懿,既而,大笑起來。

“辦法自然是有的,只是有一味藥材難求。”

安懿聽見有辦法醫治,不覺嘴角上揚,開心的說,

“藥材我們這里是不缺的,差什么,我去取來就是了。”

邪皇轉過身,背對著安懿輕聲說,“你。”

安懿愣了一下,既而沉默。自己的真身就是一味藥,人參。安懿的家族都是人參,所以人人都會習醫。

良久,安懿艱難的開口問道,“沒有別的辦法嗎?”

邪皇搖了搖頭。

“好,你需要我怎么做?”安懿堅定的問道。

邪皇見安懿回答如此爽快,想必,她對那男子也是深愛的吧。天底下,到底是有情人至多,可命運也總喜歡捉弄有情人。

“你修煉的丹元。當然,一半就好。”邪皇也不含糊的說道。

“嗯。”安懿點了點頭。

邪皇猶豫了一會兒,還是問道,“你知道丟失一半丹元你的結局嗎?”

安懿淡淡的說道,“知道。”

這事兒,安懿不敢讓她爹娘知曉,便盡可能的小心瞞著。

安懿去看宋瑞霖的時候,他還在昏睡,安懿不想叫醒他。

這俗世的離別安懿還未曾學會。

第二日,邪皇把一切都準備就緒,就待取走安懿的一半丹元。

陀華看了一眼安懿,又看了一眼邪皇,默默的走了出去。

“你還有什么有要交代的嗎?”邪皇問道。

安懿想了想,說,“宋瑞霖醒了你就告訴他我云游去了吧。”

“好。”邪皇答應道。

宋瑞霖第三日傍晚昏昏沉沉的醒了,由于他體內有安懿一半的丹元,不僅有了更多的壽命,竟也有些許法力可以使用。邪皇給他熬了幾副藥后,他元氣大大的恢復。

醒來后,他立刻問了安懿在何處,邪皇按照安懿交代的告訴了他。他的失落邪皇也是看在眼里,只是有承諾在前,不好過多言語便走了。

陀華知曉安懿沉睡在床上,陀華最近也是每日去看她。安懿的爹娘終究還是知道了實情,二老搖了搖頭,嘆氣的走開了。

陀華在宋瑞霖醒后的第五日把實情告訴了他,陀華知道也許這有不妥,可是愛一個人陪伴很重要。如果宋瑞霖看到安懿此時的樣子而放棄了她,那只能說他不是良人 早點認清也好。

宋瑞霖得知安懿救了自己后,便書信一封回家報平安,就此留在了山里悉心照顧安懿,等待她醒來。

陀華拉著邪皇去了自己的十里香客棧飲酒,這俗世的愛情,果真讓人愛恨不已。

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
加載中......
發表評論

欄目導航

推薦閱讀

熱門閱讀

最新發布

足球赛事直播表2016

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

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