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

更多精彩

时光深处的村庄

2018-06-02 01:54来源:原创投稿 作者:萧月月 阅读:3775

躺在床上,兀自徜徉,时光深处的村庄,可否仅会于梦魂中回响?或如昙花一现的海市蜃楼,瞬息全无。

思想逝去的日子,当如睁着眼在静思的我,早已忘却了夜色正浓,忘却了妻的酣眠,忘却了窗外的偶尔车辆,因为,黑夜是黑夜的眼睛,在不断照亮着自己的前程,为童年的美好,架构出幸福的未来。

静寂地流淌,轻缓地舒媛,那儿时的童年,?#26790;?#20223;佛看到,过去的我,与过去的岁月,直如幻灯之胶片,历历如在眼前莅临。

童年就是童年,近得能听得见自己的呼吸,然而,那种飘飘忽忽的感觉,却总也抓之不住;但远么?则也可算遥远,因为毕竟已然消逝,仅仅剩下回忆的烟尘,所以,只能用空忽来形容,使其逝去之美丽依然,进而让近在咫尺的感觉回味悠长。

“撑着油纸伞,独自/彷徨在悠长,悠长/又寂寥的雨巷/我希望逢着/一个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。”戴望舒的《雨巷》,猛不丁地钻入头脑,敲击着我去萦绕和思想。

真正的,那时光深入的村庄,还真如撑着油纸伞的我,没有着尽头的行走雨巷,为着寻觅那个美丽的结着愁怨的姑娘,而不断地于雨巷中彳亍般独立金鸡,一直到天涯。

点点滴滴,倏倏忽忽,记忆的痴傻,爱意尤浓,仿佛像置于头脑的遗忘,任多少渺茫,留痕过处,以紧叩的心房,揪紧着自己神经,为惬意的胸怀,营构迷惑和寻源。

真的么?#31354;?#19968;切之一切的时光隧道,深处之村庄,深处之童年往事,深处之过往,故事如缕,魂飞天荡,以坦存的无虞,追寻着遥不可及。

已经不能更改的岁月,已经不能删除的经历,已经难以忘怀的所有,不正像吃进肚皮的饭菜,你能再寻其迷踪,窥出其原?#24515;?#26679;么!

时光还真如?#30331;?#20043;贼,它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将光阴捎去,让你纵然回首,也不会再让人生几十年光阴回还。何况是村庄,也早已被自然的伟力,以及人类的物欲、人欲、权欲、名欲等等可抗或不可抗之力,或悄然隐去,或渐渐荒芜,或消逸殆尽。

?#37027;牡兀那牡兀?#23547;逸依然的眼睛,仿佛穿透时光的深邃,将现在与过去嫁接。

花蕊绽放,依然蓓蕾,时代列车载着的时光之?#31119;?#38605;塞着喜悦与?#20102;?#25530;半的滋味,飙扬出圣洁之塔,将我掷成红尘之过者观客,掷地有声,震颤出自己的人生,盈满积累。

花样年华,春华秋实,过往的红尘旧事,总会潜藏记忆。

独特不俗的童稚雅趣,独特不俗的亲情交染,独特不俗的热泪盈眶,?#33830;?#22158;啕大哭,?#33830;?#24754;?#29420;牒希萦?#24773;感濡染,“零落成泥终?#36175;常?#21487;否莅临眼眸中,若然搜寻过去事,感慨吁叹任回还。”

眼的睁?#29616;?#38388;,时光隧道开始行动,让自己的头脑,开始着孩童时节的片断,为天地相融,真真悠然起来。没?#24418;?#36136;的奢求,蓝天?#33258;?#23601;是孩童的生活空间?#24187;挥形?#26579;的自然环境,青山绿水就是孩童的嬉戏氛围?#24187;?#26377;教育产业化的困窘,学习与?#25237;?#23601;是孩童的童真寓趣?#24187;?#26377;世风日下的诚信与道德失衡的羁绊,学?#36861;?#26641;新风的好人好事尽为孩童们的自觉意?#19969;?#36825;,难道不是我之童稚的?#29420;鄭?#22312;使自己成为一个?#24184;?#20110;国家与社会的有用之人。

村庄之上,一大片一大片的油绿庄稼,一缕缕淡淡的茅舍炊烟,一个个翱翔临飞的鸟儿,一大群一大群辛勤劳作的农人……那种人欢马叫,歌舞升平,日出而作,日灭而息,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的鸡犬之声相闻,一?#25509;心眩?#20843;方支援的生龙活虎场面,时常被自己的童年头脑铭记并镌刻。

那么,时光之旅程,还真是让村庄成就出了自?#28023;?#20351;之拥有了现实。

老祖母是自己的学习之剑,她让自己的文化发蒙有了根底;父亲是自己的努力之源,勤劳苦干的任劳任?#25925;?#25105;的工作与事业受益匪?#24120;荒?#20146;是自己的良心瑰宝,遵章守纪成为自己永远奋斗的座右铭;还?#24515;切┣着?#20065;邻的支持友爱,又让自己不断将幸福美好,快乐平?#33756;透?#20102;世界上认识不认识的所有朋友们。……这,难道不是时光深处的村庄所作?#27605;祝?#22312;其中散发出的人?#24616;?#24576;。

触手可及又触手难及的时光,既是滑向深处的不复再存,?#24425;?#23384;入自己日常言行的点滴作为,更是影响自己人生的肉体精英。

时光深处的村庄,我再次望到了些许。它是家乡之河,水流清?#28023;?#23427;是家乡之树,枝繁叶茂;它是家乡之云,云霞绚美;它是家乡之禾,养育着农人的生命繁衍。禾苗五谷丰登,农人笑声?#19990;剩?#23665;川锦绣艳丽,天空?#36947;肚宄海?#23601;是世间的一切,也非常美丽不凡。

隐之远去的记忆,时光被重重地?#36538;?#28889;印,把头?#36828;?#28860;得越发灵活通?#31119;?#24180;岁愈?#24076;?#24840;能深谋远虑。但真正思之若想,这些还仅是童年的积累。

时光之剑,毕竟?#25925;?#28040;失在了自己的人生旅程,消失在了自己的身躯皮肉,消失在了遗忘的?#34563;?#20043;中。但这缕缕,?#25925;?#23558;会伴随我之整个人生,直至生命终点的烟消玉陨,?#24425;?#38590;以挥之尽去。

好一个时光深处的村庄,我仿佛又看到了一家八口吃饭的情景,母亲下了一大锅面条,锅前摆了八个大碗,每人都挑一碗,于是一家子的和睦之殷殷融洽,就恰如玉皇大帝派神农氏来巡幸,纵?#24187;?#19981;够水来凑,却是祥和、安宁、静?#20303;?#21644;谐的颤音,在将大团圆的故事演绎个圆满无缺。

真正地将时光深处的村庄痴想了个够,但?#25925;?#24819;得夜晚消失得分外迅速,可不?虽说还有许多问题没有想个透彻,但我知道,只有面对未来,才能将以往的过去之成功经验与教训,深深印刻,并烙印出自己真正作为人的伟大人格魅力。

?#25925;?#35753;时光深处的村庄回归历史的本位罢!毕竟,就是寻逸个?#24093;直櫚兀?#20063;找不回其中荡漾的温馨记忆,不然,历史的车轮,就不可能滚滚向前,而只能倒退。但这决不可能!

这就是我之人生观点,铭记过去的美好,为时光深处的村庄鸣响赞歌,使我及朋友们能够笑靥盈盈,春情荡漾,幸福美好,快乐平安于希望的未来空间!

撩开窗帘,打开窗户,夏日的清晨,早是曙光初现,行人如织,新的一天,毕竟已訇然开始。

作者其它文章
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足球赛事直播表2016

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

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