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

更多精彩

現在很少有這么感動的故事了

2017-04-18 11:47來源:原創投稿 作者:鳳仙草 閱讀:63237

  那一晚,女兒僅吃了小半碗飯,就放下筷子說:“媽,我有點不舒服,想躺一會,你吃完先走吧。碗筷等會我來收拾。”當時,我并沒有太在意,等我收完夜市回來,看到碗筷和剩菜還在桌上擺著,才想到女兒可能出事了。
  
  她在床上躺著,滿臉通紅,我上去摸了摸她的額頭,嚇了一大跳,她的額頭燙得像一團炭火,眼睛瞇成了一道縫,似乎睜開都很吃力。
  
  我將女兒抱了起來,說:“孩子,你發燒了,我們得去看醫生。”但她卻從我的懷中掙脫下來,說:“不用了,可能是感冒了,睡上一覺明天就會好的,媽,你去把碗洗了吧。”她的聲音虛弱,但還是強睜著眼,沖我笑了笑。
  
  我知道她是在敷衍我,因為一去醫院就意味著花錢,她怕。
  
  “不行,得趕緊去醫院!”我果斷地說,然后來到屋里開始找錢,盡可能地找。當我把所有能找到的錢連同剛從夜市上掙來的散幣堆在床上清點時,心里十分酸楚。
  
  “媽,真的不用去醫院,我明天就會好的……”我扭頭看見女兒已靠在我的房門上,她顯然已看到了我剛才的窘態,她穿得很單薄。
  
  “快去穿上衣服,我們馬上打的去!”我胡亂地將錢塞進口袋里,攙著女兒的手說。
  
  “不,你蹬三輪車去,醫院反正又不遠。”女兒說著就掙脫了我的手,踉蹌地走向鎖在院子里的三輪車。當我蹬著小三輪在寂靜的街上急駛時,身后傳來她微弱的呻吟聲,以前我還從來沒有聽見她這么哼哼過,我有點怕了。3年前,丈夫身患絕癥離我而去,接下來我又下崗失業,于是只得蹬著三輪車出攤趕夜市。那一年女兒還不到13歲。也正是從那一天開始,我發現她忽然長大了,開始真正懂得了什么是生活。我回頭望了她一眼,看見她像一只受傷的小羊羔那樣無助地趴在車斗里,眼睜睜地望著我。我發瘋似地蹬車,怕耽誤了她。
  
  趕到醫院掛上急診,接下來是檢查、肌注、物理降溫,忙碌了一陣后,女兒終于躺在病床上,掛上了吊瓶,我松了一口氣。值班醫生告訴我,眼下正流行病毒性腦炎,女兒的癥狀有些像,要待明天上班后做脊液檢查才能確診,今晚先做退燒觀察處理。
  
  我的心又提了起來。夜深了,病房里就剩下我和女兒,我感到了疲倦。女兒突然示意我靠近她,說:“媽,我感覺很難受,渾身都痛,和以往不一樣。醫生的話我聽見了,我很有可能是腦炎,我怕是不行了……”
  
  “別瞎想,要等明天做了檢查才能確診。”
  
  “媽,你聽我說,”女兒突然嚴肅起來,“你記住了,我家里床頭柜的下層,最里面靠右角那兒藏有一個布袋,里面裝有一些錢……那是我攢下的一些錢,留給你……”
  
  猛地一陣酸楚直沖我的鼻腔,我的眼睛了。我抓住了女兒的手,“孩子,你不會有事,因為有媽媽在。無論發生什么事,我們都要在一起勇敢地活下去,孩子,你記住了啊!”
  
  女兒怔住了,她異樣地、靜靜地望著我……好一會兒,我感覺到她抓住我的那只手有了力度,她攥住了我的三根手指頭,緊緊地攥住,兩顆晶瑩的淚珠,從她的眼角滾落而下。
  
  第二天上午,女兒做了腦脊液檢查,顯示正常。接著又做了胸片檢查,確診得的是一般性肺炎。醫生說不要緊,住院兩三天就可以出院。當我把這個結果告訴女兒時,她一下子就摟緊了我的脖子,摟得很緊。我們都哭了。
  
  回去后,我偷偷打開了女兒的床頭柜,那里果然有一個小布袋,里面是13元錢,全是角票。眼淚再一次從我的眼角滑下來。
  
  事情已經過去三年多了,現在,女兒已經成了一名軍醫大學的學生。高考時,她的分數可以進北大清華,但她的第一志愿卻是這所同樣令人垂慕的軍醫大。用她的話說是不用交錢還管吃管穿,能免去我的負擔。這是她真實的“第一志愿”。
  
  這些年來,我始終珍藏著女兒那只布袋,那是她曾經鄭重留給我的13元“遺產”。它記錄了我們母女間那段相依為命、刻骨銘心的經歷。
  
  

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
加載中......
發表評論

欄目導航

推薦閱讀

熱門閱讀

最新發布

足球赛事直播表2016

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

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sub id="dtlrd"></sub><th id="dtlrd"></th>
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menuitem id="dtlr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tlrd"><video id="dtlrd"></video></menuitem>
<noframes id="dtlrd">
<var id="dtlrd"></var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
<cite id="dtlrd"></cite><cite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dtlrd"><span id="dtlrd"></span></ins><ins id="dtlrd"></ins>